故乡远在何方
平常心
2021-06-14 16:08:36
初三
写景

原本,我居住在一个僻远的村庄,可自从我从村里搬到城中的小区后,我都不禁想问:故乡远在何方……

村中,邻里和睦,自是打成一片,偶尔串门吃顿饭,去后山一起散个步,都是常事,搬家时,更是依依不舍,村中好友也约我定要回乡来玩。可我却兴奋于城市的繁荣,漫不经心却抛出一句,“才一个多小时嘛,哪有什么乡不乡的。”

可到城里后,那种兴奋便被冲淡了,随之而生的却是无限的懊悔。还记得一次,我下楼扔垃圾袋,小区两旁却尽是行人碌碌奔波,对我这个小孩也是唯恐避之不及,怕弄脏他们的衣裳。不禁念起往日之景,村中的人们都愿意帮我提,碰见了面就算不是很熟也要寒暄几番,可城里的热情仿佛却全被手机和忙碌给攻陷了。

回去罢,我走着想着,以长大独立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来聊以自慰。路上,迎面走来一条小狗,我便折了一根狗尾巴草,有意去追奔它,兴致正起呢,却被一只粗壮有力的大手一把揪住后心往后扯,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,仰面朝天了。一个中年男子粗鲁地吼道:“谁家的野孩子!我家的狗你动什么!谁让你动的,说啊!”我掩面而走,怕泪水打湿了小狗,又要挨一顿训斥。不禁浮想起往日,谁家的宠物都跟自家养的没甚分别,猫狗生了崽,还要挨家挨户分呢。

那街上的行人在我眼里甚是可怖,偶尔擦碰一下也要骂:“没长眼吧。”怒目而视的神情分明可以辨出,他明是生活在钢筋水泥森林中的野兽,危险的很!而我们想保护住自己,就只能高攀树枝,力求自保,蜗居在森之一隅。

我忽然念起故乡了。想念起昔日好友,想念起田园之乐,家旁的后山,家前的潺潺小河,都是我此时心之所向,心之所往。

而城中的快节奏生活,也在尽力尽力压榨我的闲余,渐渐,我口中那“短短的一个多小时”却被不断拉长到大洋彼岸,只能远望,无法彼及。深夜的喧嚣更搅得我心神不宁。永远不识的楼上邻居的音响,也将我的泪水震出眼眶。

无奈,只能蜷缩一角,眺望远问,失声叹问:故乡远在何方?远处的霓虹灯,千万别闪碎我的梦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