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的凄美
月下小溪
2021-07-10 22:06:27
初二
散文

她创造了一个奇异的末世世界,里面有着关于家族、民族太多的回忆,像重重叠叠复印的照片,若隐若现。家传的首饰,出嫁时的花袄,言说着沧海桑田、浮生若梦的历史谶语;在阴阳交界的边缘上,感受着历史隧道里古墓式的清凉,虚眯着眼睛看着阳光,却走不进这光芒里去。华丽而苍凉的感觉,华丽而衰败的布景,这是挽歌里的末世。

第一次知道张爱玲,是从别人文章里读到这句话“出名要趁早呀,来的太晚,快乐也不那么痛快。”心想: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目空一切的女性。

又听姐姐提起张爱玲的《小团圆》,说的很夸张,是本惊世骇俗之作。后来发现张爱玲的杰作岂止是一本《小团圆》,这样的女人值得细细的品味,而似乎细细的品味也只能抓住那丝毫的一点一滴。

开心而又失落的童年,天才而又凄凉的青年,幸福而又痛苦的中年,安静而又寂寞的老年,爱玲的一身仿佛应证了傅雷的话“奇迹在中国不算稀奇,可都没有好收场”。想去英国学习的梦想一次次被战争摧毁,好不容易获得幸福却被人打破;终于可以安静的生活却守了三十年的寡。生活仿佛与她开玩笑,先给予蜜糖,爱玲在享受时又将其推下地狱。

她像是几米画中湛蓝天空里若有若无的一朵绚丽的云彩,让人捉摸不透她,她又像是地摊上便宜高贵的瓷娃娃,让人为她着迷忽而又成为一堆亮晶晶的碎瓷片;她就像绚烂烟火的神秘,风随着她若即若离只剩下捉不住的可惜。

她的文章是那样的悲情,那样的变态,那样的不可思议。多年来或喜或怒或哀或乐的生活,在她的心里,都挥之不去。她的创作灵感,就出自这里,她塑造小城里的奇异故事,供人们饭后的谈资。

她微微醉在自己的小天地里,像个快乐的孩子,“于千万人之中,遇见你要遇见的人。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迟一步,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:‘哦,你也在这里吗?’”淡淡的,只如口中呵出来暖暖的雾气,化在新鲜的空气里。

“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”。她写着小城里各种离奇的爱情故事,却没有谱写好自己的恋歌。

爱玲把小说里每一个人撕开,或邪恶,或善良,或变态,都如爱玲所说的一句话:“可恨的人,在仔细看看,是因为可怜”。

隔世的凄美,便是她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