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爱的笛子老师
尘封记忆
2021-09-02 05:26:28
五年级
写人

他,没有高大英俊的形象,有些不修边幅,他,厚厚的近视镜片后,闪烁着一双智慧的小眼睛;他,有时像一本百科全书,我们可以随时查阅资料,他,更多的时候,脸上像冰冷的雪峰,让我感觉不寒而栗……

记得有一阵我练习笛子特别刻苦,只要回到家里就开始吹自己喜欢的歌曲,从《康定情歌》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到《牧民新歌》《塔塔尔族舞曲》,甚至是凤凰传奇的流行歌曲。我陶醉在自己优美的旋律中,就连平时特别吝啬夸奖我的爸爸妈妈,都竖起大拇指。有一天,我去找他听我吹笛子。当我悠扬《牧民新歌》响起时,我发现他端坐在沙发上,微闭双眼,右手食指轻轻的打着拍子。我一阵窃喜:他一定会夸我吹得好。然而,他的一席话,像一盆冷水,把我从头浇到底。他站起来,冷冷的说:“小小年纪,就总想吹高难度的曲子,你应该认真吹奏练习曲,基本功像房子的根基。你这样每天吹歌曲,不会有很大进步的……”我当时委屈极了,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和奚落。我伤心的走出屋,偷偷抹去眼角的泪水,心想:他怎么这样啊,冰冷的像石头,像雪山,没有一点鼓励我的意思,一点也不热情。

回到家里,我把满肚子委屈一股脑向爸爸妈妈说出来。没想到,他们居然也这样说:“我们夸奖你,是为了让你不失去信心,他批评你,是为了你更好的练习。他说的对,做什么事情,都要一步一个脚印,扎扎实实的做……”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虽然心里不情愿,还是开始认真练习基本功。一个月后,我再去找他时,没有吹悠扬的歌曲,他轻轻抚摸着我的头说:“孩子,有进步,坚持吧!”那一刹那,我感觉到他抚摸我的温暖了。我望着他那冰冷的像雪峰一样的脸,感觉不那样冷了。

真的,真的有些暖意。有一次,我把自己的作业交给他看。我真的很难想象,他那高度近视的眼睛为什么那样灵呢?一下就看到一道很简单的口算题写错了。他双眼紧紧盯着我,阴沉着不说话,足足有十几秒钟。当时,我感觉自己脖颈子后边冒凉气,浑身三万六千个汗毛都齐刷刷的立起来。果然,我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他让我伸出左手,手心向上,然后,他随手抄起一把尺子。我把眼睛一闭,直挺挺的准备接受惩罚……可是,我却感觉那把尺子像海绵一样落到我手心,一点也不疼。我偷偷瞥了他一眼,只见他似笑非笑般的说:“别害怕,以后要记住,做题马虎不得”。我使劲点了点头。我搓着手心,感觉这一尺子里包含了他对我的鼓励和关心。

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。跑步时,他会紧跟在我后边,手持小棍,怕我掉队;上双杠时,苛刻的要求我做好每一个动作。

他是谁?谁这样严格要求我,既教我吹笛子,又关心我的学习,更注重我锻炼身体?他表面上像雪山一样冰冷,其实那是为了严格要求我进步。当我走向舞台演出时,当我拿到满分试卷时,当我健康快乐的度过每一天时,我终于明白了,他那雪山一样冰冷的脸庞下,埋藏着火山一样的热情。他,就是我敬爱的笛子老师——杨老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