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卖炭翁改写成小故事(2)
怀念十八岁
2021-06-19 20:11:13
六年级
改写

南山上有这么一位老人,认识他的人都绝对他只能用一个“惨”字形容,父母早亡,无儿无女,老伴十几年前也离他而去了,现在只能靠卖炭为生,真可谓“亲朋无一字,老病有孤舟”。所以老人每天只能没日没夜地砍柴烧炭,巨大的工作量压垮了他的身体,黑炭染黑了他的十指,炉火熏红了他的眼睛,烟灰把他的脸盖得面目全非。但天气渐暖而且炭商很多,这炭又能卖多少钱?只可勉强糊口而已。老人花白的头发因长久不洗打了结,从白穿到黑的衣服补了又补,几件完全不相配的衣服胡乱穿在身上。人们经常看到身穿单衣的老人向上天祈求天气更寒冷些,天冷炭才卖的出去呀。

也许是老人感动了上天,这几天气温骤降,老人高兴地直抖。当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,鹅毛大雪真像是柳絮因风起。第二天,居民们起床看时,好一片银装素裹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,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在干净的雪地上,还有一行深深的车轮印,一行牛蹄印,一行步履蹒跚的人脚印,那是卖炭老人披着毛毯,踩着厚厚的雪,赶着那头早就不适合拉车的独角老牛,带着自己所有的积蓄—千余斤炭进城卖炭去了。

一牛一车死赶慢赶终于在晌午到达了市场,但老牛已经累得直翻白眼,大口大口地喘气,老人也是饿了一个晚上一个早晨,前胸贴后背,于是一牛一人坐在泥泞里休息。

这时,传来了一阵马蹄声,马背上坐着两个雍容华贵的人,谈笑着过来了,原来是宫内太监。老人连呼不好,一下子爬起来,牵着牛就要走,可还是被太监发现了。一个太监眯着眼走近,“老头儿,你这炭,不错呀。”老人吓得忙说,“不好不好,您还是别‘买’了。”太监打个哈哈,“哪里呀。”说罢把牛鼻环儿拉过来,疼得牛直眨眼。老人上前一把抱住炭车,嘴里连叫,“不,不。”太监一把把他推开,沉着脸说,“老不死的,不想活啦?这可是皇帝的命令,想不想要脑袋了?”老人坐在地下说:“可钱,钱……”另一个太监嘻嘻一笑道:“钱吗,这不给你了么?”说着把半匹红色薄绸和一丈有花纹的丝织品扔给了老人。老人急了,“钱,钱……”太监骂道:“死老头,给你点儿东西不错了,别得寸进尺。”说罢拉着牛回去了。

老人呆在那里,半响,才回过神来。突然,他嚎啕大哭起来,那是他二个月的粮食钱呀!

苦宫市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