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飞翔的天空
燕儿悠悠无影踪
2021-06-06 15:59:12
初二
其他

从未上小学就开始接触琵琶的我,为那原本空白的一片天空,染上了一丝木色。从此,我插上琴声晕染过的翅膀,乘着音符组成的白朵,在属于我的天空之中,愈飞愈高……

坐在低矮的木质小凳子上,怀中抱着比女孩还高的琵琶,摇摇晃晃,似是要被琴拽倒在地。蠢蠢欲动的小手抚上琴弦,“嗞”一声,发出了“不堪入耳”的噪音,坐在女孩对面的老师掩面一笑,抬手,葱葱玉指在琴弦上翻转,这流动的音符悦耳动听,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”,女孩呆住了,时间止于此刻,好似世间所有的邪念都会被这宛转悠扬的琴声淡化……淡化,直至消逝。

六年时光飞逝,给我留下了无数的奖杯、证书,绿皮大本的十级证书,和左手指尖右侧的一层老茧。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,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”。每每想起这首诗歌,我都会想起第一次琵琶课时,老师弹的那一曲《琵琶语》。虽然我现在仍不能够行云流水那般弹出此曲,却也不放弃,坚持练习,插上琴声晕染过的翅膀,在我的天空中,努力飞翔。

宽大的蓝色校服也不能卸下我那坚强的翅膀。

繁忙的学业,迫使我不得不将琵琶课调整为两周一次,但每堂课四十五分钟的时间,便显得格外珍贵。“轻轻慢捻抹复挑”,每个指法都变得亲切、熟悉。它们使我的学习不再枯燥,使我那嘈杂的心平静下来。一年一度的艺术节,我作为学校民乐团的一员,上台一曲《春江花月夜》,伴着“江水流春去欲尽,江潭落月复西斜”的低声吟唱。曲罢,掌声久久不绝。自此,那背着青花色琴包的身影就常常出现在校园之中。

我背负着学业重担的同时,也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我琴声飞舞的天空。

喜欢容易,一直坚持却很难。当同学们用整个童年支撑起来的,自己专属天空,一个一个倒塌时,我不禁为他们伤心,却也更加小心地保护着我的天空。

我的天空无需华丽的修饰,只需一把琴,便可以让我尽情飞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