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小波和郭敬明
不经沧桑怎成男人
2021-11-05 19:49:37
初一
其他

如果王小波遇到杜拉斯,肯定是要表达敬仰之情再夸张点或许会拿本《情人》出来让杜拉斯签名;如果王小波遇到鲁迅,也许他们俩会相谈甚欢;如果王小波遇到韩寒,情况未知;但如果王小波遇到郭敬明,那么郭敬明铁定会被骂得体无完肤。

郭敬明一个靠新概念作文大赛发家的作家兼演员,现在又多了个长江出版集团北京图书中心副总编辑的称号,填了几首曲之后便自称为作词人。写着些伤春悲秋无病呻吟的软文顶着文人的帽子做着商人的勾当。《小时代》里充斥着金钱的气息,暴发户的得瑟劲儿让人一览无余;《爵迹》里YY无限,娇柔做作;《悲伤逆流成河》、《夏至未至》、《幻城》无一不充满着尔虞我诈,非要最后大家都死了才乐呵。七堇年离开“柯艾”单飞,原因是郭敬明太势力,把文学搞得太商业化,普通版精装版,《最小说》《最漫画》一本接一本地出,甚至还有了《小时代3》的试读本。同样他也是个没信用的作家,《最小说》上的连载偶尔缺写,也未曾补过。

而王小波呢,一个严肃作家,崇拜罗素,喜欢杜拉斯,也喜欢卡尔维诺跟玛格丽特。尤瑟娜。他的作品对我们生活中所有的荒谬和苦难作出最彻底的反讽刺,他唾弃中国现代文学那种“软”以及伤感和谄媚的传统。而秉承罗素、伯尔·卡尔维诺他们的批判、思考和想象的精神。他崇尚智慧与理性用他的话说就是“我坚信每一个人看到的世界都不该是眼前的世界。眼前的世界无非是些吃喝拉撒睡,难道这就够了吗?还有,我看见有人在制造一些污辱人们智慧的粗糙的东西就愤怒,看见人们在鼓吹动物性的狂欢就要发狂。我总以为,有过雨果的博爱,萧伯纳的智慧,罗曼罗兰又把什么是美说得那么清楚,人无论如何也不该再是愚昧的了。肉麻的东西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赞美了。人们没有一点深沉的智慧无论如何也不成了。”

于是,认为“这辈子我干什么都可以,就是不能做一个一无所能,就能明辨是非的人”的王小波遇到还念叨着“在每个星光陨落的晚上,一遍一遍数我的寂寞”的郭敬明会是怎样的情景,便可想而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