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位——为女性呐喊
泪咽却无声
2021-07-05 00:53:30
高三
议论文

引:雪域高原,红河谷,“凌波微岸,罗秣生尘。”面对西方野兽,指间从容松动,硝烟引动圣山的怒吼。

“她是一个女神!”

打从人猿相揖别,幼稚的人类面对蒙昧的天空无所适从。当我们的祖先面临着生死危机时,女性义无反顾地担当了重任。而且一挑就是几十万年。她们用自己柔弱的身躯开始了黑夜的摸索。当黎明的曙光乍现之际,男性凭借伟岸的身躯冠冕堂皇的抢过手中的旗帜。

然而男子却未表现出大度的气质,把几万年屈于人下的愤懑与压抑统统都发泄出来。男子的专制时代开始了。

用“三从四德”的枷锁把女子禁固在一个狭窄的空间,用“七出”之律对女子“生杀予夺”是自命清高的士族阶层的惯用手段。后来觉得长时间让女子处于极度无聊的状态,必定祸起萧墙。于是人君给女性划分妃嫔娄嫱的等级,士大夫定下妻妾正侧的名分,目的是让小女子自相争斗,以防有暇干涉男人的世界。美曰其名:丰富女子的精神生活。然而事与愿违,凭空斗出个吕后专政。之后,自尊心受到严重损害的男子下了狠手:害怕子少母壮,武帝缢死了勾戈夫人,忧虑太子软弱,太宗遣武媚娘出家。以为这样就万事大吉,地位永固了。

扭曲的方式只能塑造出扭曲的性格。侵之弥繁,抗之愈急。贾南风、韦后、安阳公主的另类抗争,使男子标榜的自信成为虚假的告白。“贞洁牌坊”是宣告妇女死刑的里程碑勾栏瓦肆是埋藏青春与真爱的坟墓。这一切都把男子虚伪的灵魂外壳一层层剥蚀。

圣人孔子曰: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。”女子与小人在一堆,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孔圣人的母亲。孔母大概想不到这骨肉的诽谤,否则就得哭天抢地。孟母要是知道儿子的偶像是孔子,她得再搬几次家了。“头发长,见识短”更是对女性的莫大污蔑。民国时,女性果敢的减了头发时,我们的大丈夫还畏畏缩缩地珍惜着保命的辫子。张勋的辫子军,不就气势汹汹地干过段祺瑞吗?当我们讥笑慈禧老佛爷的短见时,为何倭仁大学士、弈忻亲王、荣禄总督还死心塌地围着她团团转?而且还唯唯喏喏,憨态可掬的样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