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懂了什么
放肆年代已经过了
2021-06-02 03:57:16
初三
其他

读懂醉翁之意

苍茫尘世间,几许梦影逐天长。闻说南山之外有乐土,烟火淘淘不相离。滁州之地,醉翁之趣。

——题记

滁州醉翁溢花心

庆历年间,欧阳修政治失意,贬至滁州。政事清简,常与客来饮于醉翁亭,眼神迷离,揽镜自照,青丝华发,不绝叹然号曰“醉翁”行至滁州,想当年,欧阳修将衙门前装饰的花团锦簇,将庄严化为蜂蝶阵阵。乐呵呵地端坐其间,不知愁苦,又不无烦忧。

读一首醉翁亭,道尽其惜花之心,我不懂,看他兢兢业业,开怀畅饮,这可是贬黜之地啊,他却自得其乐。初读,疑惑浮于心中。

淮南扬州君一顾

三年之后,欧阳修赴任扬州。腰缠十万贯,来此温柔乡。来此之后,建立淮南第一高堂,大肆举办宴会,赏花饮酒。他常带优秀后生一起游乐,北宋史上政治文化,思想上的精英几乎都出自于他的门下:苏轼,苏辙,王安石,曾巩……他为他们筹资出书赶考,曾放言苏轼道:“老夫当避此人,放他出一头之地,可喜可喜。”

我在史书另一旁不禁动容,这才是宗师风范,尽显人品与胸襟!再读,想那编织成迷离绚烂的花间之路,似乎渐渐明白,他以月光温酒,分明是欧阳修的绝世风流啊!

颖州花语耳相闻

到了晚年,他辞官定居在颖州。年轻时,他曾做过此地太守,将西湖治理的荷花柳絮纷飞,笙歌欢笑不绝。

行走在花间的他,拈花为词,以诗拌酒,心思磨成了墨汁,在纸上游走:“今年花胜去年红,可惜明年花更好,知与谁同?”

千年史书悟说理

我终于读懂了他,在其内心深处,是对现实的洞察和热爱,以忧家思国为催化。所以它细致生活,惜花之心常驻,拼命珍惜每一个瞬间。为文他散文,诗歌无一不绝为官,他历任几朝,是重臣元老;为政,他清明务实,为国家输送大批人才……

他一生所到之处,从洛阳的花,路过滁州和淮南高堂,与西湖荷花重叠,这象征着青春与希望的花在他生命中如火绽放,我希望之花开到尽头,永远胜放在史书与时空中,这是我从书中读懂他的醉翁之意与绝世风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