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象家族的故事
老猎手
2021-08-05 21:53:23
高中
其他

有个叫沈石溪的男子,他的家就在热带雨林边上的芭蕉园里。

一个风雨交加,电闪雷鸣的夜晚,沈石溪正准备熄灯睡觉的时候,一阵“咚、咚”的敲门声打破了院子的宁静,沈石溪来到门前,打开门,看到的情景吓了他一跳,原来敲门的不是什么人,而是一头小白象。沈石溪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头白象,这是一头尚未成年的幼象,大约两岁龄,通体雪白雪白的,在闪电的照耀下如同用白玉雕成的大象雕塑,闪烁着迷人的光辉,只是这雕像的右耳好像缺了半边。沈石溪伸手摸了摸白象的额头,好烫,火烧火燎的。原来这是一只大森林里和其它小象打架受伤后和象群走散了的小象,因为无法找到它的爸爸、妈妈而不得不顶着倾盆大雨冒险顺着亮光来寻求人类的帮助了。沈石溪急忙拿来了药箱, 给它打了一针退烧针并细心地为它包扎了伤口,小象安静地睡着了。沈石溪这才发现这头小象的鼻子是银灰色的,这一抹银灰色把它通体的毛发衬托的更加雪白、晶莹,在耀眼的闪电的照射下闪烁着令人心醉的银色光泽。因为害怕再有别的不速之客闯入,沈石溪彻夜未眠。

雨停了,天边泛起了鱼肚白。沈石溪找来了铁链,打算拴住这头小象,然后把它卖给动物园,这对他来说将是一笔不菲的收入。忽然,门外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吼声,原来是母象找来了,小象摇了摇涂了红药水的耳朵,迫不及待地要向门外奔去,沈石溪无奈地放弃了把小象卖到动物园的念头,打开了院门 。小象冲出院子,奔向山顶,很快山顶上传来了母子重逢时欢快的吼声。

几天后的一个下午,沈石溪挑着挖来的木薯走在回家的路上,就在离家只有几十米远的时候,他感觉肩上担子重量猛增,回头一看,吓得他把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就扔了出去,原来是一只浑身雪白、通体如玉的大白象正用长长的鼻子勾着他的担子。“大白象啊大白象,我和你往日无冤,近日无仇,干吗老跟我过不去呢?”沈石溪一边喃喃低语,头上却早已沁出了密密的汗珠。这时,一头小象从远处奔了过来,到了跟前,沈石溪认出了它,正是几天前闯进自己家里的那头小象。小象用鼻子拱了拱母象,似乎在说‘这个人是我的救命恩人,请不要对他无礼。’母象似乎听懂,和小象一起把沈石溪带进了它们家族的领地。这是一个非常稀有的白象家族,一共有七头白象,有一个年迈的爷爷,一个年富力强的父亲,一个慈祥的母亲,一个风姿绰约的二姨太,一个调皮的姐姐和一个贪吃的哥哥。很快,沈石溪就成了它们的朋友。他给小象起名叫“银灰鼻”,给姐姐起名“调皮鬼”,给哥哥起名“饿痨鬼”。小家伙们很快记住了它们的名字。打这以后那,沈石溪经常带上一些水果去造访白象家族。

这天,沈石溪在山林里采药材,天快黑的时候便急匆匆地向家里走去。在回家的路上,沈石溪遇上了一只凶猛的孟加拉虎。看到老虎,沈石溪拔腿就跑,可是,任他拚命飞奔,他和老虎之间的距离还是在飞快地缩短,人毕竟跑不过老虎,沈石溪一边跑一边大叫“银灰鼻,快来救我。呜--”眼看就要被老虎追上了,“完了,完了,这下彻底完了……”,沈石溪吓得闭上了眼睛,准备等死了。“啪——”一声清脆的响声,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宁静,沈石溪睁开眼睛,刚才还威风凛凛、张牙舞爪的老虎,此刻却被重重地摔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,四脚朝天地在那挣扎着,好不容易才又爬了起了,不过已没有了刚才的威风。老虎瞪着一双铜铃般的大眼,死死地盯着沈石溪。头象、二姨太、调皮鬼、饿痨鬼、母象,五只生猛的大白象横亘在了沈石溪与老虎中间,看到眼前的这个架势,老虎只好放弃了到了嘴边的食物,不要说一对五,就是一对一,老虎也未必有必胜的把握,只好耷拉着脑袋离开了。

沈石溪和这群白象就成了好朋友,沈石溪时不时地到白象家族去做客,而白象偶尔也会光临沈石溪家的小院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