粉笔(3)
喜怒不形于色
2022-02-16 03:36:02
高一
记叙文

爷爷的床头总是放着几根粉笔。

每逢有重要的事情,爷爷便会拾起粉笔,挥舞着手在墙上,门板上记下来。奶奶看见,总觉得不高兴,怪他将家涂得乱七八糟。渐渐地,半面墙上布满了粉笔的字迹。像苍老,藤蔓恋恋不舍地傍着墙生长。那上面有爸妈的电话,奶奶的生辰,甚至是爷爷与旧友相聚的日子。龙飞凤舞,铿锵有力,完全看不出它的主人竟是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。

庭院静静的。仿佛听得见太阳是怎样从蛛网的檐角滑下,落在石砌间纤长的飘带似的兰叶上,微微地颤悸如刚刚栖定的蜻蜓的翅,最后静止。爷爷微倚在臂椅上,自然悠闲。我上前去,在他身旁坐下。

此刻微风正好,我与爷爷沐浴着夕阳温暖的光。似乎是想起了那半墙的字迹,我忍不住问爷爷:“您怎么这么喜欢在墙上记事儿呢?用本子不好吗?”爷爷听了,大笑起来,眼角的皱纹上扬,溜进了岁月。他用手轻抚我的头,即使瘦小单薄,却也很温暖。他慢慢地,叙起了往事....

年轻时,作为农人,爷爷一直梦想成为教师。村里人都笑话他,都认为这是不可能的。好好种地,娶妻生子一这才应是爷爷的一生。 可毕竟正值年少,爷爷不甘心就如此,尘埃似的落地。于是,漫长的求职之路就此开始。

那个时代,人们哪儿重视教育呢?爷爷奔走了多个邻乡,却仍不成功。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经过一年多的漂泊,爷爷终于觅得-份渴望已久的工作。

自此,爷爷便开始起早贫黑的教学生涯。他总说,拿起粉笔是他最快乐的时光看看那白色的粉末在黑板上绽放,就好像看到了希望。他很珍惜小小的粉笔。不用到实在拿不住,绝对不会丢掉。

四月的雾,五月的雨,八月的风,腊月的霜。日子这样过去,爷爷也要退休了。他不要多少退休金,只希望能赠他一 盒粉笔,作为最后的念想。

我望着爷爷的容颜,眉宇间仿佛还能看见教学时的英气,自信。

夕阳落,爷爷的粉笔还置在床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