拥有
追梦的人
2021-07-17 14:05:04
高二
散文

走出那间教室,我们便成了陌路。

教室外,我们的相遇时可悲的。微微扬起的嘴角只定格在50平方左右的教室内;摆动的双手不知要往哪里藏;稍稍一侧身,脚尖随之转向,于是我们各自走在两条道上。

追逐打闹只限于小小的教室,外面的阳光正明媚,天空正蔚蓝,可鸟儿们已经习惯了笼子中的气息,被放飞时,即使飞得更高也没有成群结队。

即便我们曾经有过九年的时光共处学习,暖暖的一声招呼堪比鲤鱼跃龙门之难。恨不得拥有哈利波特的魔法往身上猛撒魔法粉立刻隐身。

女生之间就如此僵硬的交际,和男生之间更是难于上青天。

如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,那么我喜欢安于现状。

因升入高中,因全新的环境,因身边的人情事物。

当我们的视线里出现彼此的身影,笑容早已绽放,懒懒地喊喊对方的名字又或故意拉长名字的读音,挥挥手互相示意,擦肩而过轻轻拍拍肩膀。

觐见,见到我,80%会叫我,向我打招呼的男生。

一次我很幼稚地问他:“为什么叫我?你到底是喜欢叫我名字还是叫我人?“叫都不让我叫吗?”他以他一贯的做事方式回答。

“你那次不是说过,你只是叫xxx这个名字,才不是叫你!”我傻傻的反问。

他又是模模糊糊敷敷衍衍遮盖过去。

为什么我疑惑的得不到答案?问清是为了更好地回应他的招呼。不然,突的向我打招呼我漠然以对,太伤害也太浪费他感情了,又会抱怨:“理都不理我”

陈科茹,在我心里是怎样的呢?未知最深的印象就是总会在我说话结束后总结一句:“xx,有上升到一个高度”

分班后,她和“芦花”一起,吃饭,会寝室也基本都一块。一次,在回寝室时,我遇到“芦花”她们,我只叫了“芦花”,她在一边嫉妒地说:“啊就当我不存在”

寝室的过道是暗灰的,科茹走在前面,我从寝室出来,在她后面,特意装可爱,用嗲嗲的声音喊“科茹妹妹”或许她怔住了,一时缓不过神来。直到我们返回寝室,她也用雷同的语气称呼我“XX姐姐”

“嘿,你称呼错了,一看就知道你大于我,叫妹妹”

“XX妹妹”

“科茹哥哥”(哈哈,在寝室的“芦花”听到了,不由发出一阵乐笑。)

就是这样暖暖的。

金色的麦地里,低头俯拾麦穗,无意中……满满一篮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