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云上读后感
烟久如画
2021-05-11 14:06:54
其他
读后感

缕缕微云在悠悠的飘,皎洁无暇地,一尘不染地,盘踞在山顶端。他虽未削发为僧,却也有颗云般的禅心。也许饿了,也许困了,他一言不发,闭着眼,盘腿打坐。

一个懵懂无知,初触佛学的少年,与一位怀有菩提之心的智者不期而遇。

跨越时光,当下,与我席地而坐的,正是那位智者——林清玄。或许,他正端坐于佛堂前,半月断食,带着金翅鸟的无边想象,静心潜研佛经吧。

—《初识金翅》

他坐于山巅,见众生之渺小。人世间的喜怒哀乐也只是一瞬间。那胜过大鹏的金翅鸟卷地飞起,倏忽,飞过了丘陵,飞过了高原,飞过了山顶,飞上了云端。打破了修禅的宁静,它八千由旬(1由旬为40里,额就是20000米)的身长遮蔽天日,整座山霎时黯然,他并未睁眼。金翅鸟腾飞着,寻觅着龙,一口咬住咽喉,狼吞虎咽。他似乎没有听到。知道龙王的咆哮,他猛地睁眼,惊恐的看着龙王转瞬即“逝”有逐渐有了敬畏之心于金翅鸟了。

金翅鸟,属八部天龙之一,有超乎想象之大,不可思议之美。

心即是佛,其护持人心,亦护持佛意。它的飞翔,拥有着美,想象力和创造力,日以龙为食,觅灵感之龙。怀无边想象,撷不凡心象。于黑暗中,见光明;于平凡中,创高峰。此可谓不俗吧。

二、《再遇金翅》

曾想读懂林清玄,读透金翅鸟,却被一句“不知最亲切”打得遍体鳞伤。苏格拉底被挚友海洛丰惊醒,神谕指明他的智慧全世界第一。苏格拉底却并不惊喜,幻想着击破神谕。他四处云游,带着寻觅比自己更有智慧的初衷。遇到了一位又一位以智慧著称的名人。有政治领袖,诗人与手艺匠。

他们只会做分内的事情,因而转嫁到别的事情上,自己以为在其他不甚了了的事上,也是智慧超群,这一错误的想法彻底地遮蔽了他们的无知的心。因此,苏格拉底,这位虚怀若谷,承认自己一无所知之人,竟是最智慧之人。

就这一点来看,那些好为人师之人也变得愚昧了。

也有一句“真实的我,用在改变中”更令人不知所措,从理性的思维出发,每个人的细胞无时不刻不在变化中,都在分裂,生长。从感性中看,自己,没有必然性,没有绝对性,更没有固定性。世上无一人是从始至终的智者,也无从头至尾的愚者,古云:“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;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”正是说此。

每个人所具有的“不确定性”一个又一个名字,一种又一种的品质,也仅是一副又一副的躯壳罢了,这令“读懂别人”这一角度,变得扑朔迷离。而林清玄与金翅鸟就显得幽远而静谧了。

三、《妄在云上》

如果说《瓦尔登湖》是静谧之人所能读懂的,那么《在云上》就显得更具神韵了——它能使躁动不安的心得以平息。本天真地一位“在云上”轻而易举,却又一层巨大的隔阂逾越不了。

心思单纯,决心如鲜血赤烈。纯得如血中之雪,白若碧玉;烈得如雪中之血,红如鹤顶。以无色煞有色,以无声胜有声。可我并不能,狂妄的心被浇灭了。

卸下伪装,勇于飞翔,就如枯叶蝶不再作树叶了那般,放胆追梦。那禅行者一旦唤醒内心的蝴蝶,就不再停止飞行,不再压迫内在美丽,向神圣的佛飞去。可我畏惧前方的艰难险阻,跑跑停停,缺乏毅力,不禁感慨:难!在云上。

放荡不羁的心一度妄想,与林清玄共坐,屹立云端之上,可终究还是年少太轻狂了。

收敛了那颗桀骜之心,也学那林作家,静心潜学——他研佛经,我感悟《在云上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