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听话”的人
江南采莲
2022-02-18 11:18:39
三年级
散文

每天,鸽子都会落在我家窗沿,它是我宅在家中,与外界的唯一信使,我总是叮嘱它:“没有特殊情况,不要去武汉!”这也是钟南山院士向全国人民发出的忠告。然而,却有许多“不听话”的人,第一时间冲向了武汉。

第一个“不听话”的,就是钟老本人。一张在前往武汉的高铁列车上休息的照片,感动了无数国人。照片上,钟老靠在椅子上浅睡,眉头微皱,嘴唇紧闭,他深知这次疫情的严重性,却义无反顾冲向前线。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,提起武汉,这个与病毒战斗了一辈子的国士,眼中泛起英雄的泪光。“武汉,本就是个英雄的城市,是能够过关的!”而钟老,何尝不是个大英雄?

冲锋陷阵的还有白衣天使们。他们在一线期间,天天穿着隔离服,戴着口罩、手套还有眼罩,在隔离病房一待就是六小时,这六小时里他们连正常人的事都不能做。年轻医生宋英杰,年仅28岁,在2月3日零点,因过度劳累猝死,因公殉职。相继地还有一些医护人员因劳累或感染病毒而不幸牺牲,其中还有不少年轻的面孔。

集体逆行的还有人民解放军战士、援建工人、志愿者……河北菜农秦师傅,连夜赶往武汉,送来24箱蔬菜,临走时只是憨厚地笑笑;武汉市餐饮店老板娘邱贝文,疫情开始就坚持给医护工作者送餐,无论几人点餐,她坚定地说:“赔本不怕,就是一份也要送!”;浙江一男孩冲进警察局,放下钱敬了礼,转身就跑,袋子上写着:送去武汉……

他们为什么要出门,为什么要去武汉?是爱、是责任、是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的担当和气概。他们,是“最听话”的人,是危难中的手,更是中华民族的魂!

望着窗外盘旋的鸽子,我静静地沉思:现在的我们能做些什么呢?“听话”、宅家、学习、奋斗,丰厚羽翼。当年非典时,九零后是被呵护的人,如今却披上战袍,冲锋在最前线。而现在,我们是被呵护的人,在明天民族复兴的道路上,一定会历经重重险阻,我们也定会克服困难、担起大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