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愿景为题的作文
姿态动人
2021-03-14 17:00:23
初一
其他

我多想在一个结了冰花的晨早,醒在你的梦里。”——田维

从梦里醒来,梦见一个往昔,梦一切可梦,梦一切不可梦,推开歪在床头的书,匆匆上学去。

大考的日子,考试铃响完学生们纷纷从教室里涌出,我缘楼梯而上,遇见一个个表情丰富的面孔。“考得怎么样?”她的眸子很亮,略显棕色的眼波兜住楼梯口射进的逆光,一漾一漾,眼微微眯起,颇带挑衅的意味。“我……”一个不适时的语塞,随即搬出一贯的台词“又没考好。”对面的眼一眨,细细看来,似乎在辨别我话语的真假,心虚的低下头,她满意地阔步离去。

有些迟钝的抬起头,竟有些茫然了,我们之间是什么时候有了这可悲的隔膜?恍如两个世界,却一样的混沌。

我愿,愿目光重新澄澈,愿能重新拥有一段透明的年华。夜来正准备再次入梦,却又想起昨夜梦到的那个往昔。

曾经和她一道去参加夏令营,在那几个漫天星辰的夜晚里,一天正值她的生日。听她映在烛光里的怯怯的声音,絮絮诉说自己的担忧,小心翼翼地摘去蛋糕的最后一层外壳。我看着她,笑了,毫无顾忌地笑,吃完蛋糕意犹未尽之时蘸了满手的奶油就像她脸上涂抹,她一愣随即反击,“拳脚相加”的场面竟是我此时的愿景?

从前小到连玩偶破碎的心疼都要咬耳朵讲述,现在却只能看着她拔高的身影远去,不再多有言语,从前连采到一朵蒲公英都要吵嚷着分享,现在却连教辅都要遮遮掩掩。

我过分地想回到从前,重温那一个个渺小的片段。走廊里她与同学迎面走来,交谈正欢,下午的阳光勾勒出他马尾辫上扬的弧度,我兴冲冲地上前,伸手打招呼,可回应的眼神却冰冷地将我冻在原地。我只能笑,苦笑。

共同欢腾走,言语毫无顾忌永远是我的愿景,在雨中同撑一把伞,仰头一起数星星永远是我的愿景。

只是不禁要问一句,愿景此刻在哪里?无法满足它仅浮现在梦里。“于是颠扑向前,溯游而上,一次又一次回到往昔岁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