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爱百分百
枕着月光听歌
2021-07-23 13:25:37
初一
记叙文

我的爸爸曾经是一位军人。从小到大我都感受着爸爸那刚烈的父爱,我恨过他,因为我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感受父爱,可是我现在长大了,也终于明白了这原来是一种无言的父爱,是一种特别用心良苦的父爱。“我有一位好爸爸!”这是我现在心底里最想说的话。

寄托泪

2003年的夏天,由于爸爸接到部队要解散的消息,所以心情一直不好。那天,爸爸喝醉了,一个人在洗手间不停的洗脸,我想把他扶回去,可爸爸却一把搂住了我,说:“闺女,爸求你,爸求你一定要考上军校,给爸争口气,爸知道你从小的愿望就是当兵,你一定能考上军校,爸求你一定要好好学习,什么时候听说我刘宝忠的女儿到美国留学了,爸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你去。闺女,爸求你,爸求求你了。”顿时,我紧紧的抱住爸爸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。我深深的知道,爸爸是多么的不容易,爸爸的泪是多么的不同寻常。

这滴泪千斤重,这滴泪重千斤哪!我无法忘记那一夜爸爸的寄托,更无法忘记爸爸那重重的寄托泪。

离别苦

部队解散了,爸爸不得不去外地打工,其实爸爸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,为了我的现在打算,更为了我的将来打算。那天,我和妈妈去送他,到了检票口,爸爸说:“你们回去吧,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。”我和妈妈谁都没说话,就这样痴痴的站在检票口,痴痴的看着一位四十多岁的老父亲,一个人拖着皮箱背着包,慢慢的一步一步孤独的远去了。刹那间我的心里想起了一首歌:你静静的离去,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,多想伴着你告诉你一直都是我的唯一。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,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,多想告诉你,你的寂寞我的心痛在一起……我的眼泪又一次的决堤了。古人云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那堪冷落清秋节。”离别后,要待到何时才可重逢?

离别苦要等到何时才能结束?

电话情

爸爸工作的单位是一家公司,他打电话告诉我他过的很好。当我问的他干的是什么工作时,而他却沉默了,一会儿,他笑着说到:“给人家搬东西的。”我立刻意识到,爸爸干的是搬运工,我再一次的落下了眼泪。爸爸听到我哭了,急忙说到:“哭什么呀?我这不挺好的吗?”“那你天天累吗?”“不累!”当我听到这两个字时,更是难过了,但我还是笑着说到:“爸爸,那你一定要保重身体,我等着你回来!”爸爸说的不累一定是假的,他是为了不让我担心才这么说的,谁都知道干搬运这种工作,哪有不累的?但现在找一份工作是多么的不容易!可是为了我爸爸还是干了。这个电话的那边是一位饱含深情的父亲,电话的这边是一位盼父早归的女儿。电话中的每一句话都将会编织成一张美丽的网,我给它起名叫作“电话情”。

这就是父爱百分百,这就是我的爸爸。我会永远记住这些寄托泪、离别苦、电话情,因为它将融汇成千股名叫“父爱,的动力,在岁月的长河中,激励着我在穿上军装的第一天,向爸爸敬军旅生涯中第一个军礼!

后记

由于文采有限,我不会用华丽的语言描绘父爱,我想说的是: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恨过、怨过自己的爸爸,但请坐下来静静的想一想,他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,他们用那种特殊的爱时时刻刻的想着我们,他们是世界上最最爱我们的人,不是吗?所以,让我们珍惜父爱,享受父爱,回报父爱,因为父爱真的百分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