胜败早已定好
北方姑娘
2021-10-05 12:39:00
初一
散文

兴亡谁人定,胜败岂无?

——题记

在那个动乱的年代,他曾在战马上征服了多少神威的战将!他填目而叱赤泉侯,于是人马俱惊,辟易数里。

在那个动乱的年代,他曾为一名女子泣数行下!在四面楚歌的绝境中,任他怎样做也是枉然,只得叹道:“虞今虞兮奈若何!”

战马上的他英姿飒爽,虞姬伴侧的他儿女情长。一刚一柔,相辅相成,却也是道难挡的力量。

可他还是败了,败在历史的乌江畔,败在自己手中。

韩信始在自己麾下,“言不听,画不用,故信楚而归汉”;陈平曾效力于他,“累谏不受,乃封其金与印,仗剑亡,归汉于武。”他拱手将此二人送至刘邦处。最后,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的是韩信;七出奇计,将他困于垓下的是陈平。而亚父范增,尽心尽力,鞠躬尽瘁,亦未免被猜忌,不受重用,反受尽小人之言,铩羽而归。

刘邦于他,却是有天大的不同。他出身高贵,楚室之后。而刘邦,市井之徒,身份低微。巨鹿一战,是他牵制了秦军主力,刘邦得以入主关中。而他得到刘邦军中曹无伤的消息,却不好好利用,由小人之言火起,由项伯之言怒火,鸿门一宴,本可就着范增之计,杀刘邦取而代之,成为真正的关中帝王,而他骄傲自大,刚愎自用,拱出曹无伤,放走刘邦,为他垓下的战败铺平了道路。刘邦知人善任,得到张良、陈平、萧何、韩信、彭越等人的帮助,每个人都委以重任,最终败项羽于乌江畔,成为关中帝王。

他于垓下悲呼:“此天亡我,非战之罪也。”他将天命看得如此重要,终于不相信自己的力量,自刎而死。

他不知道一朵花的凋零荒芜不了整个春天,一次挫折荒废不了整个人生么?不,他应该懂的,只是自己的自大,将自己推至生命的尽头。

朝霞血红,他谢绝了乌江亭长的好意,望着和自己仅一江之隔的江东,此刻却也变得无限遥远,遥远得犹如那回不去的昨日。

曾几何时,他曾豪情万丈,对项梁说:“彼(始皇)可取而代也”;他曾和虞姬花前月下,良辰美景,满目尽为赏心乐事。如今只有那落日余晖前喷薄的鲜血,殷红的鲜血,好比九天之上的蚩尤旗。

他败于自己之手,却推于天命,其实胜败早已定好了,他只是踏着自己铺就的灭亡之路,一步步走到了尽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