渺无边际的荒野
空人空心空世界
2021-07-16 20:50:08
初一
其他

眼前是一片渺无边际的荒野,寒风夹杂着细沙在我身边来回旋转着,眼前是辽阔无垠的,摇拽的野草是这唯一的点缀。很难想象这片荒野几天前是一座兴旺的城国,人们在这儿里幸福地生活着。不过,这将成为过去,成为我脑海里的一座“小岛”现在这儿已经……

我的眼里充满着渴望,也充满了绝望。我甚至痛恨上帝,痛恨上帝对和平不忠,对人类不仁 ,我也痛恨战争,痛恨和平,也开始痛恨世界上每一个有生命的东西,同时也包括我。

我的心碎了,战争已经完完全全冰冻住了我的心灵,我像棵孤独而又枯黄的野草,没有灵魂,没有触动。

我没有方向地一直走,我并不在乎我将再去何处。

默然间,我来到一座城前。透过细细的雨帘,我隐约看见城内有人打着伞走动。

这时我才明白,多年来魔国残酷的侵略,并没有夺走所有人的生命。

我木然的呆立在那儿,有股进城看看的冲动。

一个庞大的阴影正罩笼着我。一只巨大的鸟从我头上掠过,我就站在大鸟翅膀之下。

从大鸟上跳下一个年纪与我相仿的女孩,她比我高出半个头。她拿出一把小巧的雨伞给我,微笑说:“挡雨用吧!”很亮的声音,像音乐。

她跨上大鸟飞远了。我举雨伞,一边向城里走,一边寻找遗失的自已。

过了一会儿,我眼中的一切渐渐模糊了,渐渐消失了……

后来,我仿佛感觉到了淡淡的温暖……

后来,我仿佛回到了不谙世事的年纪。6岁的夏夜,卡特哥哥教我看星空,丽恩姐姐向我述说着童年的故事,雷特弟弟趴在我的肩上熟睡,丽思妹妹在我身旁兴奋的跳来跳去。这些又开始离我远去了……我的知觉消失了……

自从白色床上醒来后,我就认识了一张张微笑的面孔。

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叫梦;肩上趴着一只波斯猫的男孩叫瀚;有着披肩长发的女孩叫楠;头发长得遮住脸的男孩叫剑;有会说话的眼睛和樱桃小嘴的女孩叫粉;几丝刘海垂在额头的男孩叫翼;而那天在城门外对我微笑的女孩叫林。

可爱的粉,从她那樱桃小嘴里飞去出美妙的音乐,她唱着歌:陌生人,/我知道你来自哪里,/是的,那个远方。/那里美丽吗?/是充满和平,/还是充滿战争?/是的,/我知道,/你要说什么。/加入我们吧!/加入属于你我的天堂,/和魔国作最后的战斗!/有了你,/这儿更加有了力量。/天堂,/天堂,/它是和平的象征,/拥有天堂,/拥有圣域,/拥有朋友,/拥有和平,/拥有幸福……

“如果你需要幸福,那么,这个水晶音乐盒送给你,它会为你带来幸福的。”瀚,作为魔法师,把一个象征着天堂的水晶音乐盒送给我。

翼说:“加入我们吧!和魔国作最后战斗!好吗?”

我有些犹豫,过了许久,“好吧!我加入你们!和魔国作最后的战斗!”

这几月以来,我和瀚他们攻下了了许多被魔国占领的后庄,从魔国的魔爪中救出了一条又一条的生命。

现在,我们和魔国持续战斗二十多天了,我也已经二十多天没和合眼了,血丝遍布了我的眼球。

终于……终于……敌人被赶跑了,人们再次向我们致谢,我也已合上了眼,昏过去了……

翼说我只是过度疲惫而引起的昏迷,但已休息了几天了,可以出去活动一下。

我和翼走到了山谷,忧伤的声音在山谷回荡着,是瀚在唱:“未尽的缘分,来生续,你要等我……”

“瀚怎么了?”我抑郁地问翼。

翼说:“她叫幻,你来前不久,她刚被魔国国王弗力扎杀死了……”同样抑郁的回答。

我清楚这种痛苦,我不敢再面对这样的画面,赶忙骑皇多(剑给我的大鸟)离开了。

没过多久,我就和翼走散了。

我驾驶着皇多来到了长马山脉上空。

这时一个身影从我眼里迅速闪过,是林!她来干什么?

我疑惑的呆在那儿。

这时,从远方飞来两只黑色的秃鹰,从秃鹰上跳下来两个人,从他们的服饰看来,他们是魔国派来的。“公主,走吧!”他们

林与他们乘着大鸟,消失在夜幕中。

我骑着皇多随去。

原来林是魔国的公主。

林欺骗了所有人。

林进了宫殿,我也回到了那片旷野。

明天,圣魔之战就要开始了。我们能赢吗?楠问剑。我们能赢,一定能。我听见剑是这样回答她的。

我们能赢!一定能!

人们唱《为和平而战》打开了城门,迎接魔国的到来。

为和平而战!为和平而战!为和平而战!

战斗开始了。

我骑着皇多冲上前去。我看见前方,梦的马尾被风吹乱了,他在一片喊杀声中挥舞着剑。粉也一改平日温柔,努力地前进着。楠和翼并排在一起,砍下了无数只黑色的秃鹰,和无数个魔怪的头颅……瀚和剑带领着队伍杀在最前头。我也举起了剑……

剑砍倒了一个又一个恶魔,伴随着声声疯狂的喊叫。

瀚倒下了,连同他的巨鸟索罗,一起坠落下去。我降落在他身旁,叫着他。他吃地睁开眼睛,微笑着,凄楚地说:“我……我看见……幻……幻了,”接着,永远闭开了眼睛。

我缓缓地站起,骑着皇多在上空盘旋着,用箭射死了无数个魔怪。

梦挥舞着剑,向魔王弗力扎砍去。血从她胸口射出,一支箭射进了她的心脏,梦无言的倒下了。

我的皇多逝了。我奋力冲向魔,疯狂地砍着……

血,眩目地出现,人,一个接一个在我身旁倒下,我憎恨魔怪和敌人。

血也从我的口中喷射而出,一支魔箭射穿了我的胸膛,我倒下了……

想到了倒在恶魔屠刀下的翼,随他而去的粉,与幻团聚的瀚……

我坚持了好久,直到厮杀声渐渐远去,只剩下战争的残骸,尸横遍野。

“我……我们……赢了……”林费力地爬到我的身边,一把剑插进了他的胸膛,我见那把剑上写着“魔国之王弗力扎”难道她亲手杀她的父亲?

“战争……再……也……不会……有了……吗?”我说。血还流着,浸透了沙砾。

“永远……不……会有了……”林说。

战争停止了,血也流尽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