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林夕飏
成熟男人
2022-03-18 07:56:22
高二
散文

立春·软衬三春草,柔拖一缕香

光之精灵彩衣斑斓,赤橙黄绿蓝靛紫,那是阳春予它的骄傲,三月予它的娴雅。花瓣上的露珠折射出整个世界的柔美,我将它抖落捧于手心,在指间溶成艳色一滴的倾城容颜,凝聚成唯一不灭的记忆。

还记得那一年的风景吗?三月的夜晚,漫天的烟火。暗处有不知名的花草气息破土而出,四月的阳光,明媚而温暖,四处弥漫着春的味道,五月的蓝天,有悠闲的云朵,恍惚间飞过一列列轻缓翩飞的鸟儿。六月的初晨,朝阳似火,附带着一缕缕的幽香,七月晚霞如火,夕阳斜辉下,她的眼光晶莹,一脸令人沉醉的俊美与妖娆,在我心里刻成一幅隽永秀美的画,不能更不敢遗忘。自那时起,我便肯定她是属于七月的,七月的细叶是她温柔无骨的双手,七月的阳光是她熠熠生辉的笑。

那一年七月,她恰满九岁,我八岁零九个月。

小暑·蔷薇争艳芳,三伏亦感清凉

蔷薇花又开了,与那年一样幽美芬芳。篱笆栅栏下的花之光斑飘飘荡荡,带着浓浓的忧伤。闭上双睛微微发呆,记忆深处,你的笑唇比这花儿甜。

还记得那一年的诺言么?蔷薇花下,她穿着红格子衬衫,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裙,眯着眼睛,长长的睫毛下,清澈的双眼是一潭幽静的湖水。她对我说,她是那蔷薇花朵儿,而我是那叶片,合在一起便是那世上最美的蔷薇花,所以我们不能分离,我们要永远在一起。话语间嫣然一笑,露出亮白亮白的牙齿,我开心之余,恍惚间闻到了你唇齿间的幽香和发间的暗香。

可那曾经说着永不分离的人心,如今身在何方,怎舍得丢下我一人独自品尝这片天地花香?

大寒·繁花尽伊人清瘦,三九寒天予我温柔

空中飘雪,一朵一朵优雅的落下,一片接翩然飞舞,一片绽放出那绝世的美与温柔。可天空为何落下满地的忧伤?白色的屋顶,白色的房,白色的飞雪,飞过我的年华不留声响,站在雪中接起一片雪花,看它变为透明的水珠,折射出雪中世界的一片惨白。

还记得那一年的雪人么?她堆得雪人,小脸和她一样粉红。双眼和她一样明澈,你往手心呵了一口热气捂住我的脸,她说是雪姑娘赐予我温暖的温柔。思念亦如这片片的雪花,将我一寸一寸掩埋,模糊了视线却为何模糊不了记忆中她忧伤的脸,那个说要给我温暖的雪姑娘,你怎么可以食言?

那年的秋天,她不声不响的消失于我的世界,我的脑海盛大于荒芜的边缘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出她温柔的面庞。

如今低头细算,她已离开我一年,我便画春草,画夏花,画冬雪来表达对她深深地思念;我便写三春,写三伏,写三九来抒发对她深深地怀念。

轻声问候一句,何时回来,如季风过境,似连夜梦醒,带着些许芬芳的记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