残荷听月(2)
一直在路上
2022-01-12 04:24:02
高二
散文

暮色四合,流水溅花,夜色从潺潺的水面浮起,徜徉于曲径之上,淡淡的玉盘挥撒着风韵,从树缝里筛下片片舟楫,随风舞动,独然而立,归鸟的柔柔呓语在触手可及的星空传递,一带残荷,凝结着浅浅的月色。

凉意渐深,黯月斜挂,通透着清幽的气息,浅吟低唱而行迹肆恣,晃忽间轻舟已过,层层月光铺在水流之上,遥不可知的密林深处传出声声清啸,流露着不可企及的苍茫,是谁,感伤于这清辉幽映的月夜。

一股暗香若有若无的飘至,于舟头把酒,御水临风,恍若月落清酒,赋醉者之回首,幡然醒司,香——自心出。

两岸古木在风中低语,道不尽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,怕也只有那破败的荷叶方能懂得那些“莫柔弱于水”的倾诉,风乍起,树影摇曳,落木缤纷,如镜的江面泛起层层涟漪,远远开散而去,似在寻觅远方的归宿,斑驳的树影刀光剑影般交错着、重叠着,如观流水般地思忆着往事,思忆着逝去的年华。

一江水,是身佩兰草的屈子的眼泪,是风波长逝的岳家的忠魂,是壮心不已的夜澜风雨,是遗恨五丈原的出师未捷。

思絮,不知从何时起,终于何时了,轻波却依旧……

不禁长吟,“今夜月明人尽望,不知秋落认家。”流浪,似片片离木的枯叶,随波逐流,任风起雨落,亦或天高云淡,白驹过隙间已飞下千尺,遥望远方的未知,愈走脚步愈沉,最终无法再抬起,是的,是该回去的时候了,可是流水不复,一片落叶亦使沧海桑田,那破败的荷叶是否也是为了寻根呢?寻根,应是一种遥远的追溯,它需要耐心,需要时间的洗涤,更需要一颗虔诚的心,寻根的结果故然撼人心神,而重要的应是它的历程,那是对先人的渴盼与追求,如今夜的月,虽黯淡却迷人。

这片江已不知送走了多少断魂客,那轮月又摧下了几度相思泪,如果荷叶有情,它又怎忍零落呢,零落,是因月夜,因刻骨的相思摧人老去,而通灵的叶,亦应感受到来自远方的呼唤,她唤它归来,她唤它孤独的魂,千百年来不知已有几多嗟叹。

听着月光倾泻面下,打破宁静的夜空,打破微波粼粼的江水,打破片片荷叶,只留下清酒,依旧漂散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