形容冬天冷的语录
不惧长久
2021-09-09 10:27:00
素材
好词佳句

·最冷的不是冬天而是冬天里的节日。

·这也是一个寒冷的早晨, 但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却并不让我感到很冷。没有冬天刚到来时那种刺骨的冰冷。也许是适 应了这种寒冷,就像人呼吸一样地自然

·数九以来,朔风吹,寒气逼人,这又是一个奇冷的冬天。

·当黎明的曙色尚未到来的时刻,我感到透骨奇寒,便匆匆跑回宿舍,取件衣服披上。刚烧开的水,一落地就结冰了。

·这年冬天,地都冻裂了缝,小北风像刀子似的猛刮,大雪满天飞。

·天无风不冷,人无债不贫。

·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

·冬天是寒冷的。无情的北风呼呼地刮着,吹在脸上像刀割一般。连树木都抵挡不了,发出嗖嗖的呻吟。

·冬日可爱,夏日可畏。

·不知怎的,这个冬季好冷好冷,街上的行人寥寥无几,他们一定都在热烘烘的炉子旁,和家人一起吃午饭吧。想到这里,冰凝不禁加快了脚步,想在那个冰冷到了极点的家找到一丝余热,哪怕只有一点火光也足以慰藉她受伤的心。

·打开深秋的大门,走出去,自己便觉得有股寒气猛然袭来,刺疼着脸的风儿在吹着,枯黄的叶子在随风飘落着,随后也便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了,早晨也会有明显的霜降落了,气温大幅度地降下去了,观望四周——已是深秋了,冬天的脚步近了。

·寒风刺骨,像针一样穿透心灵,这鬼天气,路边的行人已经绝迹了,飞鸟,走兽,消失的无影踪。

·冬--圣洁的象征。当时间老人的脚步跨进冬天时,整个家乡都是纯洁、晶莹的冰雪。瞧,树上如玉兰绽放,屋顶如涂了白漆,道路如明月轻洒。绵绵的“柳絮”在空中荡游,甜甜的“白糖”从天而降。啊,整个家乡仿佛跨进了冰川时代,整个心也似乎沉浸到水晶中去了。是啊!假如没有冬,又怎能有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这个佳句呢

·是雪,让人们对冬的产生了错误认识。她告诉我冬天是寒 冷的,冬天是白色的。我现在明白了。她说冬天是她主宰的,寒,是他的个性。我确实感觉 到了寒冷。

·冬天,一层薄薄的白雪,像巨大的轻软的羊毛毯子,覆盖摘在这广漠的荒原上,闪着寒冷的银光。

·岁寒,然后知松柏之后彫也。

·冬天,虽然没有春天迷人的鸟语花香,没有夏天壮观的闪电雷鸣,没有秋天诱人的丰硕果实,但它也有献给大自然的含蓄的美。

·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,而是冬天被窝里和被窝外的温度差。

·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

·大雪随着寒冬来了,街道宛如是银子铸成的,那么亮,那么有灿烂,长长的冰柱像水晶的短剑挂在檐前,行人的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。

·可天意不如人意,老天把所有的冷气毫不吝啬地送给了我们,冻得要死人。无论我怎样缩手缩脚,冷气的势头根本没有减弱的意思。再看看其他人,要不就是和孙杰一样的“金刚身”,要不就是把自己裹的和大面包似的,只有我,在这种死冷的天不穿大衣,纯粹找冻。

·寒风呼呼的吹在我的鼻子上,我鼻子里的鼻涕流出来了;寒风吹在我的手上,吹第一次的时候,我的手没有木,可是寒风卷土重来,把我的手吹木了;寒风吹在我的脚上,吹到第五次,我的脚冻僵了,于是我使劲的跺脚。

·看,现在的冬天,干巴巴的冷,风和雪却没有了规律。雪不知道到哪里开小差这样的天气人们还一直叫冷棉衣,棉裤,羽绒服,帽子,围脖,包着晚上还铺电热毯要灌上热水袋本来就不冷还不让寒冷靠近。

·冬天来到了,寒风吹过,脸上如刀割一般,冬天的小精灵——雪,从天空中跳着优美的舞蹈,来到了人间的每一个角落,不经意间,早已将房顶,树木,草地,公路……当做了自己的舞台,争先恐后地前往表演。

·三九严寒,大地冰封,一股股寒流一步步向我们逼近,这使我们不得不加厚了衣服,更注意保暖了。虽然天非常冷,北风呼啸,寒风刺骨,但仍掩盖不住我们孩子那心里高兴的心情。

·冬天的清晨一片苍白,往对面一望,远处的青山被白茫茫的雾挡住了像笼罩了一层白丝巾,模模糊糊年看不清。在街上,一阵冷风吹来,寒风刺骨,向空调开了冷风一样。街道两边,花儿早早的起床来比美,但都把小脸蛋藏起来,像害羞的小姑娘,只有那菊花展示着它顽强的生命力,依然开得更鲜艳。

·冬天的太阳也似乎怕起冷来,穿了很厚很厚的衣服,热气就散发不出来了。

·这天,太冷了。就连路旁的小花小草都缩紧了身子。凛冽的北风呼呼地刮着,怒嚎着,如咆哮的狮子。风想一把把刀,无情的伤害我,风又像调皮的孩子,我已经把衣服攥地紧紧的了,可风还是能跑到我体内。街上的行人缩着脖子,倒着走,路边玩耍的孩子也都跑回了家。行人渐渐少了,我也加快步伐跑回了家。

·雪让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——冷。大地一片银白,一片洁净,而雪花仍如柳絮,如棉花,如鹅毛从天空飘飘洒洒。

·我相信冬天是一个告别的季节,青春、苦难、希望、绝望、温暖……所有美好苍凉的字眼呼啦啦从这一季汹涌掠过,慌张得来不及说再见,便在时光中凝结成渐渐看不透的哀伤的表情。像黄舒骏《马不停蹄的忧伤》里唱的:仿佛看到青春流年细碎剪影卷带着忧伤滑过,马不停蹄不及挥别。

·走在上学的路上,顾不得同学的招呼,我用外套把嘴巴捂得严严实实;顾不得脚底打滑的冻冰,我加速着冲往学校,冲往教室--那是温暖的地方;顾不得哼唱几句歌,我只是把衣服越裹越紧,恨不得连仅仅外露的眼睛周围也包起来。若是有路人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他的眼前,我像是一个破了小洞的花生,但全然没有那样自在;又像是古代蒙面的小偷,潇洒也荡然无存。有的只是冷,有的只是迫切地想要脱离“冷海”的渴望。

·你看啊,瑟瑟的寒风在大沥步行街上呼呼地刮过,吹起了地上的落叶,各家的窗户紧紧实实地关着,似乎人们都不迎接这位“威风凛凛”的寒风。街上空无一人,只有寒风在街上徘徊。我想:“这鬼天气真冷

·你瞧啊,孩子们看到这厚厚的软软的白皑皑的雪,心里充满了喜悦,互相招呼着,都跑出来玩了。他们有的打雪仗,不时传来一声开心的尖叫;有的堆雪人,忙里忙外,不亦乐乎;有的在雪地上欢快地跑着,鞋子深深的陷在雪里,轻轻一拔,那悦耳的“咯——咯——”声就能听见了……咦,这是什么声音?哈,孩子们“啪”的一声拔下了一条冰凌,“嘎嘣嘎嘣”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。大人们在家里看着有趣的电视,在窗前看着孩子们撒欢儿,有的还跑下楼和孩子一起开心地玩耍,那清脆动听的笑声,一直传到十里之外。

·冬季,很冷。大地把它那件柔软光滑的大衣紧紧的裹在自己的身上,轻轻的抚摸着,爱不释手。一阵刺骨的寒风吹过,它把那件大衣裹得更紧了。柔软的大衣已经他裹硬了……冬天,在他的开始就走出了潇洒的一步--寒风。夜幕降临了,寒风好似一个醉汉,在大雪原上,在小镇的每座房前游荡着,时而放开喉咙狂怒地咆哮,时而疲惫地喘着粗气。光秃秃的树枝在狂风怒吼中战栗,摇曳不定,月也怕冷似得躲进了云层。人们颤着身子,捂着双手走在大街上,狂风肆无忌惮,凉飕飕的,直灌入人的衣襟,吹得人心寒。树木“哗哗”直响,狂风卷着树枝树叶挥动,像魔鬼的爪子在乱舞。冬天,用自己的独特向人们展示了它的风姿!

·一个人走在大街上,天空下着冰冷的雨,雨水打在脸上,滴进心里,感觉特别的冷。此时此刻,才感觉到冬天来临了,它就像位冷酷的君主,携着凛冽的北风,带着刺骨的寒意,灵魂和情感只能在他面前俯首称臣。

·不回你消息,我不是高冷,我是手冷。

·冬天,户外那粘满霜雪的柳树上尽是树挂,像是一根根银条悬挂在树上,格外壮观。

·当白雪覆盖大地时,小动物们都不想出来玩了,就连爱唱歌的小鸟也躲在家里。我站在家里的阳台上看着洁白的大地、洁白的天空,地上的脚印转眼就给积雪掩埋了,阳台的窗沿上也落了不少雪花,南京的冬天可比南昌冷多了

·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着,不时地向我袭来。并且,偶尔会有顽皮的小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,就像跳舞一样。六角形的雪花各式各样:有的像银针,有的像落叶,还有的像碎纸片,煞是好看。

·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。

·他走了纷歧会儿,从嘴里、鼻孔里喷出来的团团热气便凝成了一层层霜花儿,解冻在皮帽周围,好似一顶银色的头盔戴在他那冻得通红的脸膛上。

·经过了严冬,我们都以为寒冷已经过去,谁想春天也会特别冷,甚至比冬天还冷,风吹过,寒气直侵入骨头,然后慢慢地在身体内扩散,好象马上整个人都成了冰块,冷侵如心脾,我的天,血液也凝固了。

·窗外,黑色的风凌厉地刮着枝头的枯叶。它们当中有的耐不住冷,一溜烟也不留地被卷走了;剩下的,都紧紧地抓住干枯的树枝,像是要死死地抓住空中最后一抹峥嵘的岁月,高处不胜寒吧!

·寒冷的严冬,河水一改往日的活泼,似乎恬静地睡着了那年冬天,那个冷呀,把人冻得鼻酸头疼,两脚就像两块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