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思绪
笑忘
2021-06-22 17:00:12
初三
散文

1点。也许属于半夜吧。

半夜睡不着觉,想起来写篇文章。于是我以很小心的节奏掀开被子,下床,走到书桌前,开台灯,坐下,握着我心爱的铅笔。动作很安静,只是为了不吵醒正在隔壁房间睡觉的父母。

冬天真冷。无论是在晨曦还是夜晚,无论是在户外还是屋内,总会有冷冷的风冷冷地刮着我的脸,刺着我的双手。想要起身去拿手套,懒懒的自己却站不起来了。对了,我要写什么呢?直到我在无意间看见在我手中的铅笔,我才想起来我起床是要来干什么的。写月亮?可是今晚没有那一轮明月。写星星?可是今晚没有那一颗颗调皮的星星。我刚才到底想要写什么呢?呵呵,刚才所想的近乎完美的思路竟给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灵感?没有。

算了,不写了。搁下笔,关上台灯。在那里静静地坐着。

第一次发现原来在黑色之中聆听到的声音是那么可爱,凄美的可爱。我听见寂寞在唱歌,含泪而唱。她总是孤单地躲在一个角落里,看着幸福在她面前晃来晃去。伸出手去抓,触摸到的却只是无聊的空气。一切像掌握在她的手中,又似乎被她无助地放开了手。

所有的事物都是静止的,似乎是。他们或许在睡觉,梦见他们美丽的友谊,梦见他们幸福的爱情,梦见他们感人的亲情。然后在要醒来的那一刻之前祈祷他们的美梦能成真。可惜并不是每个事物都能像人类那样自由走动,很多的事物都只能被动,所以他们喜欢夜晚,喜欢睡觉,那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刻。

我仍然坐在那里,寻找着时间的掌纹。在这黑色的时候我竟突然想回忆。回忆那次古老的夏天分离,回忆奶奶向我讲“狼来了”的故事的日子,回忆那茉莉花的倾向,回忆那咸咸的海水。原来,在黑色之中没有人会去打扰自己那酸甜苦辣的记忆,自己可以自由地回忆那些遗忘的,不遗忘的,回忆那些不幸福的,幸福的。

忽然桌上的铅笔掉了,速度很快。我弯下腰,想去拿起那支铅笔。可是我发现我没有一丝能力可以去那到铅笔。四周都是黑色的。我看不见自己的手,看不见自己的一切。连自己都看不见还要去找别的东西?可笑。我嘲笑我自己。我不再固执地去找那支铅笔了,那只是白费力气而已。一刹那间觉得自己很无能,什么事也做不到。哼,连找支铅笔这点小事都做不到。我用力为自己辩解:周围是黑色的……没用的家伙,只会为自己找借口。顿时,我有一种怪异的感觉。

这种感觉像在喝苦coffee。

这种感觉像在和第一名的位置擦肩而过。

这种感觉像在上校长可怕的“政治课”。

这种感觉像在唱《菊花台》

这种感觉像在听《夜的第七章》。

这种感觉像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。

这种感觉像在无奈地看到邓不利多被斯内普杀死。

……

呵呵。黑色。黑暗。

那些黑色将在华丽之中残酷地吞噬着自己,不如选择忘记。起身。上床。盖被。瞑目。微笑。等待。等待着晨曦那温馨的阳光抚摸着自己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