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父亲[34]
文竹掀起中年风
2021-10-12 09:45:43
高三
写人

也许是碰巧吧,我的父亲在父亲节那天回来,我也终于有机会仔细看看父亲。多年来,父亲一直奔波在外,总是早出晚归,我也一直没有机会看看他。

这天我专程到车站接父亲,心情激动而又焦急。只见车子缓缓开过来停了下来。一个一个人从车里下来,我终于看到了期待已久的父亲。由于岁月的煎熬,父亲的脸上不知不觉多了几道横纹。我看了看父亲的手,变得像树皮一样,粗糙不堪。如果不是父亲身上那股亲切的味道,恐怕我差点认不出那是我的父亲了。

我的家住在顶楼,我每次上楼之后已是上气不接下气了。依稀还记得,我才7岁的时候,那时还比较任性,有次上楼我非要父亲背我上楼,父亲拿我也没辙。只好依我。在父亲背上,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安全感,只见他健步如飞,不知不觉就爬了六层楼。气息还是平和无喘。心里真佩服父亲。现在我已16岁了,还真想父亲能再背我一次,看着父亲一步一步上楼梯,不知是不是父亲变沉稳了,再也没有以前的轻巧灵活。可能也许是父亲的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吧。看到这,我不在奢求父亲背我,只希望能一直走下去,我也相信他能!

回到家,母亲早已备好菜,只见父亲拿个杯子去倒那泡了多年的酒,一个人默默地品尝着,不知在想什么?父亲的话也变得少多了,一整天没多说一句。

到了晚上,我上了床,沉思着,也许爸爸还不知道今天是父亲节吧,不知怎的,想对父亲说声父亲节快乐,却难以臼齿,这种滋味可真难受。想着想着,听见有人在说话,不知哪时父母的房间的灯亮了,由于关着门听不清说什么。在内疚中我睡了。

第二天,被父亲那粗糙的手惊醒了。只见父亲摸着我的脸,见我醒了,嘴角微微上翘,对我说了句:要听妈妈的话,好好学习。可能父亲要走了。一声门开,一声门关。父亲真的走了。我再也不能就这样,我掀开床被鞋也没穿跑到窗前,看见父亲走出楼梯,我叫了出来:爸爸,祝你昨天节日快乐!我爱你!我的眼睛也许进了沙,泪水情不自禁掉了下来。不知父亲听到没?他没有转过头来,只是默默的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