词中之帝,难驭人中之王
心疼自己每一秒
2022-01-03 16:11:54
初二
说明文

--李煜的赤子之心

我们熟知李煜是以”南唐后主”的身份,知道他是亡国君主。但我们了解他,却是从他的词人身份出发的。

北宋建隆二年,李煜继位,他本无心做皇帝,因此他开始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无心政权的闲人,诸如《病起题山舍壁》《秋莺》《渔夫》他只愿“金炉次第添香兽”“佳人舞点金钗溜”,他的佛系态度使他的兄弟对此放心,他的性命还不足以上升到储君之争,他想躲得越远越好。可他终究是错付了,长兄弘冀意外暴毙,几个哥哥先后离世,他登上了他所不愿坐的王位。

但接下来,他的不幸才真正开始,命运似乎一直在玩弄他。他上位时面临的是日渐颓废的国度,而对手偏是军事将领赵匡胤,其实结局早已是注定的,李煜在政治上输了,他输的一败涂地,可这还不够,他的爱人一大周后,身患重病离世,李煜的词人之情被深触,他为大周后写了多少诗”浓丽今何在,飘零事已空”又逢幼子去世。从此,他的世界里只剩下国家的重负和冰冷的现实,“玉筒犹残药,香已染尘”美好的日子最终是消逝了,他忧愁,他不幸,这凄惨成就了诗词。

造化弄人对李煜来说再合适不过了,可我们忘了,忘了他只是一个文人,一个天真烂漫的文人,有人说李煜荒淫酒色,是他将国家拱手相让,朝堂之中最为清明能干的两位大臣死于他手,亲信宦官本就是他的错,他的确错了,错在他的一生被历史安排在错的位置,人中之王与词中之帝,他无法双双驾驭,便辜负了一个。王维在《人间词活》中这样说:“阅世愈浅,则性情愈真。李后主是也”在他被软禁的那些日子里,他的赤子之情发挥到了极致,他也真正成为了词帝。于是,他成于词,败于词,名于词,毁于词。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“多少恨,昨夜梦魂中”对赵光义来说这是挑衅是侮厚,这还不够煜,李煌向来访的老臣倾诉,以泪洗面,赵光义得知,愈加难忍。他最出名的一首词《虞美人》成为他的绝笔。

春花秋月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楼咋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,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,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生日当天,敲锣打鼓,李煜在这一天死去,死于他的毫无城府,太过天真,他抱一颗赤子之心,他悔啊,他所思念的故土一去不复返,过去的他“万顷波中得自由”只是再也寻不见了.

历史总是如此令人心痛,我们常说,世上最能打动人的感情不是欢乐,而是痛苦。沉睡了百万年的诗词,唤醒我们心底里的灵魂,赤子之心,大概就是一片爱国的,毫无掺杂的情感。

如今的少年朗,肩负着责任与担当,愿我们拥有文人的笔墨,同时成为有勇气的开拓者,为梦想奋斗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