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末,顶上一顶帽子
放肆年代已经过了
2021-06-26 10:04:35
高一
散文

独闻雨渗透土心,方觉大地怜草情。

忽见风摇曳树忆,便晓人生惜故戏。

——题记

只是听说,夏天要结束了。我还是一样地写写画画,一样地听着音乐,一样地循环着记忆。

原来我的执着、依然执着。

昨天是个下雨的季节,吹着夏末的秋风。马路被淋湿了,大树被吹倒了。路上的行人变得匆匆,街边的美女顿时失去了高调的步姿。我不好意思的目睹的一场场狼狈。却开始担心一直蹲在菜市场的垃圾堆边的那位流浪汉。她,现在会怎么样?

她,一个人一整天或许会是一辈子都在那几个垃圾桶边待着。因为她聪明,她可以运用守株待兔这四个字。但她,从来没有显露出自己有什么秘密,看见她,我才理解什么是面无表情,什么是沉默。她勾起了我所谓的好奇,我想知道面无表情的她在风雨的洗礼下,是否也会像美女一样失去高调的步伐,还是沉默着接受风雨的安慰?

自从我来的那天开始她就一直在那里,每次去买菜或者路过,她总是面无表情。我想,或许她习惯了那种生活,不怕被嘲笑,不怕没有面子了。那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吧。

有一天,听过这样一个故事。

有一位着名生物学家,他来到山上考察。他看见了一只蟒蛇正在吃一只失迹百年的鲑蛙,大家都以为他会上去营救那只罕见的蛙。可是他却说:我选择尊重自然,不带走树叶的一片枯叶,易不去打扰蟒蛇的一顿美食。

自从这以后,我似乎不再同情弱者。不再支持向天桥边的残疾人放一丁点物质上的东西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应该也是一种手段。我们都在自己的世界里当着导演,扮演着主角,玩着人生这场华丽而低调的游戏。如果,能玩就好好玩下去吧。所以,她有自己的人生,她是有路可寻的,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同情她。

风雨停之后,她还是在那里。她应该是从未离开过,那里已经是她家了,她唯一能寄托的港湾。看着她那张平静的脸,不曾有笑的记忆,不曾有哭的痕迹。我知道,她是个有故事的人。其实,我想知道那个知道关于她的秘密。可是,我于心不忍的忍住了口。

最后,我提着手中失去重量的菜。慢慢走远。一路上回忆着她那张我好奇的脸。我知道,她的故事我不配分享。

如果,可以、请给我戴上一顶帽子。遮住这个事件,遮住这些故事,让我在这个夏末的雨季不去看透这一切。

金堂淮口中学高一六班:伍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