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的路[2]
潇洒走开
2021-03-03 13:19:03
初二
记叙文

涕泪而下,我到底应该怎样走下去?——题记

你是乐观的,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,是你的喜悦;你是悲怨的,“戎马关山北,凭轩涕泗流”,是你的哀愁;你更多的是雄心壮志,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是你的无尽气概!

回首往事,你有对“红湿处”的赞美,对“洞庭水”的失心,对“割昏晓”的悬想;抬头,你有对“花溅泪”的痛楚,对“花满蹊”的闲适,对“万重云”的真意!

漫漫长路,你心依旧。恍然间,你跨过了多少坎坷,挺过了多少险阻。每一次,你有是如何选择的呢?

在那个年代——“新朋无一字,老病有孤舟”,你痛恨吗?“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成簪”,你无奈吗?“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”,你遣心吗?——无人知晓。

泪水还是汗水,哭声还是笑声?恐怕只能交织.揉错在一起,等待天意罢了。的确。

”应共冤魂语,投诗赠汨罗”,你不满。天边吹起了凉风,你现在的心情怎样?白日放歌须纵酒,青春作伴好还乡”,你喜悦满存。是的,此刻从脸颊滑下的,是高兴的泪水;“戌鼓断人行,边秋一雁声”,你凄楚。哀婉之间,只见深秋的凄凉。

每一次的遭遇与选择,又有谁能理解你呢?

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”,你在想什么?

“笋根雉子无人见,沙上凫雏傍母眠”,你又在想什么?

“江流石不转,遗恨失吞吴”,你又是什么想法呢?

你对诸葛亮丰功伟绩的追怀,对自己难施抱负的遗恨?

你对恬静乡村美景的留连,对自然事物的欣赏?

你对刘备不听劝阻的批评,对孔明的哀叹?

雨,润湿了万物;风吹走了尘埃。一年四季,大地的事物会如期变换,而你的内心,又可曾改变过呢?

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。”后人评价此诗:“讽刺则不怒张,怒张则筋骨怒矣。”——他们是否懂得了你的心思?

我不知道,从前不知道,现在也不知道。摆在我面前的,似乎只剩下了一条路。我应该走下去吗?我不知道这样选择是不是对的,可我又别无选择......

“君不见管鲍贫交,此道令人弃如土。” 后人评价此诗:“作行,止此四名,语短而恨长,亦唐人所绝少者。” 他们是否完全猜透你了呢?

也许是这样,也许不是这样。我也——不知是怎样?只要有朋友提供足以维持生计的钱粮,我这卑微的一生还有什么所求?

放笔舒怀,知留得手中之笔。

“肯与邻翁相对饮,隔篱呼取尽杯”,你渴望友情。而在这风景优美又恰好是繁花凋零的时节,两位憔悴的老人在颠沛流离中又见了面,是上天的安排吗?

你那深沉的感慨,却寄托了苍凉萧瑟的感情——“天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流“;你正气宏扬,却悲叹惋惜——”杀人亦有限,列国自有疆。苟能制侵凌,岂在多杀伤。”

“ 何时倚虚幌,双照泪痕干?”何时才能双双倚着薄帏共同望月?恐怕只有到了那时方能使妻子“泪痕干”。

曾经,好像世上的人太多太多,我似乎要窒息一般;而现在,似乎世上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。我老了吗?我太累了!似乎双脚的麻痹积蓄了许多年,此刻,我不能动弹。

悠悠乾坤,又有哪里是属于我的呢?

回首,向前,仍在寻找一条我“家”的路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