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清华园
你消失的踪迹
2021-03-16 10:54:04
初三
游记

七月,仲夏的风,干干的、热热的,吹过北京城上千年的天空,吹散了结着愁绪的云气。站在颐和园里的高亭上,回望北京偌大的城区,一片清朗。俯瞰这充满了历史气息的城市,心里满是一种随着历史沉淀下去的安宁,内心一片平静。

从颐和园出来,是下午四点左右吧,于是决定去清华大学看看。一路找不到车,一路步行着;一直找不到路,一直寻找着。呵!去大学的路还算有些坎坷。到了清华,已是六、七点的光景,对面街上华灯初上,有些明亮,有些虚恍。天边的落日的橙红的光斜映在清华草坪上的日晷上,那么平和,那么实在——实实在在地让我看见时光随着阳光,随着日晷指针的细影在流逝着。

踏着缓缓从我脚下抽走的余晖,我静静地漫步在清华里的小路上,没有目的地,没有终点站——这,不是旅行,不是参观——就只是静静地,走走。

看过庄严的教学楼,欧式风格的清华学堂,绿树环抱的图书馆,还有那块刻着清华校训的石头……慢慢地走到工字厅后的水木清华——那个朱自清笔下的“荷塘月色”——荷塘,是在的,荷,在仲夏固然是盛放的;塘,在校园里依然是平和的;月色,也是恰好,初现,在东边的天空上有一轮弯月,不是圆的,有缺憾,也完美。不大的园子里,似乎仍保留着朱先生那时的旧迹,只是,多了他自己的塑像、他所写的文章。

荷塘四周环着一圈窄窄的小径,路旁参差立着几株繁盛的杨柳,在暮风下摇曳着弱枝细叶,月光弯弯地从叶间的逢隙中渗下来,一滴滴染在路上,渲出一片黄亮。朗照的月光,被叶影削减了光茫,更加柔和,更加平静。踩着这样美的月色,望着身边的荷塘,心里已满是月香、荷色。

塘上充填着密密的荷叶,一层一层似厚重,似踏实地伏在水上。而几点荷花隐约在叶间——呵!不只是白色的,还有那红艳、粉嫩都在月光下,反射着微弱的光亮,进入我眼中,这荷花,似玉如珠,似仙如梦,真是朱自清先生笔下的那样清纯、美好。

夏夜的风调皮地跳过,便在层层平静的荷叶上踩出点波澜,出起点涟漪。像是美人步下裙裾初动。风儿,一跳便过了;却留得这塘中莲叶摇摆不禁、叶间红花频频颔首;惹得这月光也摆动起来,荡漾着些光晕。恍惚间,我竟看到些闪着银辉的香气在叶尖,从蕊心发散出来,顺着月光漾出的涟漪向多逸来——嗯!顿觉干热的空气清凉了许多,这荷的气味、清华百年荷塘的气息、朱自清笔尖的墨香便都进入了我的鼻腔,芬芳着我的心肺。

虽早已读过朱自清先生对于这里的描写,但,至此,我才真正了解那一片荷叶、那一池月色的美。正如水木清华对联上所言:“槛外山光历春夏秋冬万千变幻都非凡境,窗中云影任东西南北去来澹荡洵是仙居。”这,确是凡尘俗子所不可亲近的与了解的。

与朱先生不同,面对一池美景,我的心却是已不再平静。看着塘边不时走过的三三两两的学生,他们青春的朝气的脸上有梦想,有希望;他们清流澈的眼眸中有才华的微光;他们身上有些淡淡的荷香。他们确是配得上这一夜美景的——或者,他们自己就是这美景的一部分。而我,只是观景者,或许,会有那么一天,我也成为别人眼中月下美景的一部分吧!会有那么一天的!

坐了许久,终于要离开了。离前再一次看到朱自清先生的塑像静静地立在路口。当时,他写文记这满塘月色;而今,这荷香月色倒天天伴他朝夕了。万物就是这样循环往复啊!

离开水木清华,走出清华园,一切又在月色中澄静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