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外婆
夜风来兮
2021-05-14 12:19:48
其他
记叙文

在我的记忆中,一直都保存着这样一个场景:一双苍老的,满是老茧的手紧握着一双稚嫩的小手,头顶没有城市的保护,脚下没有繁华的喧闹,一起走向爱的世界……

我的外婆今年快八十了。作为一个八旬老人,外婆不是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,而是喜欢像个年轻人一样整天闲不下来。

外婆住的房子就像老北京那连绵不绝的小弄堂两边的普通房子一样,只不过特殊的就是外婆的房子在村子里其他“高档”房的烘托下显得十分破旧。走进村子,一排排高低不一的房子错落有致的摆放在道路两边,传出来的是家人朋友间的欢声笑语;一张张陈旧的桌椅整整齐齐的树立在水泥地上,听见的是人们在悠闲地聊天;一片片绿油油的小青菜躺在芬芳的土地里,旁边是一棵棵耸立的树木,安静地站在小山丘上,嘘——小声点,别打扰他们!

有一次,刚穿过外婆家的小弄堂,就看见外婆在家门口徘徊着,期待的望着外面。一看见我和妈妈来了,就立马迎过来,用颤颤发抖的声音说:“哎呦,快快,进里屋,外边凉。”一边说还不忘抚抚妈妈的衣服,摸摸我的头。外婆当时那灿烂的笑容都把皱纹笑出来了,把牙都笑歪了。

刚刚一在外婆家的床上坐稳,外婆就嚷嚷着去很远的菜场买点好的来庆祝我们的到来。可妈妈不愿意让外婆累着,自己就先一步走了。现在,只剩下我和外婆了。我和外婆坐在床上,一人不停地问,一人不停地答,没过一会,问的人没东西问了,答的人没东西答了,两人就大眼瞪小眼,一人看见的是长辈的慈爱与关爱,一人看见的是晚辈的敬爱与天真。这样,没过几分钟,外婆就耐不住闲了,起身去地里拔草了,我也跟在外婆身后。

来到外婆的菜园子,只见一颗颗小红辣椒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土壤里,几棵橘子树像小士兵一样守护着菜园,放眼望去,整个就像皇家花园一样,干干净净,生机勃勃。真无法想象这是一个老人的菜园。正当我为此感到不可思议时,外婆早已拔完了一半草,我见后,立马抓紧时间,迎头赶上。可自从我从外婆那里偷了一点动作后,便像龙卷风一般“扫”菜地,大张旗鼓地拔着草,可能我太过于追求速度了,也可能是我是个农活新手,被我处理过的地变成了“废墟”而当我发现我的过失后,外婆早已双手捧腹,哈哈大笑,嘴巴简直能塞下一个电灯泡,眼睛被挤成了一条缝缝。可接踵而至的不是羞愧,而是针刺般的疼痛,一看,滴滴鲜红鲜红的血液落了下来。当我反应出我不小心被割伤时,外婆已经拉着我飞快的冲进房间,为我贴上了创口贴。此时的外婆真像个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。外婆的眼神中散发出了无尽的疼爱,瞬时间,我感觉冷冷的天气变得暖和了。

如果说父亲给予我了智慧,母亲给予我了品德,那么外婆给予我的就是如微波粼粼般的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