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爱的温暖(3)
尘封记忆
2021-09-29 12:08:26
初一
其他

天,渐渐地阴下来。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……。

自从暑假动过手术之后,我便时常在家里一个人对着家里的东西发泄自己的怒气,桌上的书本,床上的衣服,无一不成了我宣泄情感的对象。只要脸上的痛痒一度来袭,我便会大吼大叫,声嘶力竭,欲哭无泪,就仿佛是“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”的来自地狱时的痛苦。而这时母亲悄悄地躲出去,任凭我在房间里像一头犀牛一般肆意的破坏着。

暴怒过后,眼圈微微红胀的母亲此时拿起药膏,轻轻地坐在我身边,用他那略有些沙哑的声音慢慢地对我说:“儿子,来,擦药,擦了才好得更快。”“我才不擦,要擦你自己擦,擦了药比死了都难受。”我用坚硬冰冷的语言回击道。而妈妈却毫不在意,在我耳边喃喃细语道:“你最乖了,擦了才好的更快,来,你最听话了。”说着妈妈就要往我脸上擦药。

我一把使劲推开妈妈,朝他大吼道:“说了多少遍了,不擦就是不擦,你要逼我吗?”妈妈见我这样,也是急得不知所措:“儿子,妈妈也知道你心里堵,难受,可是妈妈也没有办法呀!你这样子妈妈心里真的好难过。”说着,她的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珍珠,吧嗒吧嗒的滴落下来。看着妈妈自责伤心的泪水,仿佛如一根银针,深深刺痛了我的心。母亲炽热的泪水温化了我冰冷坚硬的心灵,最终还是我缓缓的张开口:“擦就擦吧。轻点。”

听见了我这简短却又勉强的话语,妈妈好像立刻吃了灵丹妙药一般,本来憔悴的脸上立即绽放了一朵幸福的笑容,这母亲的笑容若清水一般纯洁,令人心软,心醉。

“到底还擦不擦了,不擦拉到。”我不耐烦的说着。妈妈笑着愣了半天,才回过神来,连声应道:“噢!好,好!”妈妈便在棉签上涂上雪白的药膏,当药膏接触我的脸颊时,暴怒的我却找不到丝毫痛楚的感觉,紧接着传来一股温润,舒适的感觉,妈妈的手是那么细腻,那么柔顺,生怕弄疼了我,我此时也是醉了,醉在那浓浓的幸福之中。

日复一日,时光飞逝,眨眼间我已经被妈妈照顾的恢复的差不多了。此时妈妈小心翼翼的把一杯水递给我,我接过水杯,望着眼前妈妈苍白憔悴的脸,那双眼睛正是因为照顾我的劳累中而布满了血丝,妈妈这样尽心尽力的照顾我,却没有顾及自己的身体,不知为什么,心口竟感觉有点心疼,越想越疼。干脆不想了,一股脑砸在床上。妈妈坐在我的旁边,贴心的话语萦绕在我的耳畔,细腻的双手抚摸着我的小脸,带给我的是母爱的温暖。不知为何,心里蜷作一团,滚烫滚烫的,喉咙也突然梗塞起来,想说什么却说不出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视线渐渐模糊了。那水杯底端爱的温度顺着我的手心直达我幼小的心灵最深处。

窗外,阳光透过阴霾,照耀在我的身上,雨渐渐停了,止住了幸福感动的泪水,望着雨后天晴的天空,我美美的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