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为什么不快乐
只想当个好男人
2021-09-13 15:22:22
初三
演讲稿

常有人问我,什么是教师?我总是报之以沉默,什么是教师?我自己都说不上来呢!说是“传道受业解惑”,似乎并没有理想中那么伟大;说是“教书匠”呢,有总有一番妄自菲薄自嘲。想要不卑不亢地诠释自己,还真不简单。

看着好多教师同仁,总是抱怨着学生难教,说着自己满腹的牢骚,有时我真的好想说一句,“我这辈子做了什么孽!来做了教师啊!”

但是,抱怨完了,赌完了气,还是要捡起书本,继续拿起粉笔,在黑板上写下一个个白色的印记。日复一日,我渐渐地佩服起那些,有着数十年教龄的老师起来,是什么支撑着他们做着这样的工作啊!

已经记不起是哪个夏日的午后了,我给学生讲解反问句的要点。我热得汗衫浸透,孩子们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。看着他们茫然的样子,我心中不禁升起了无明业火,对他们说:“你们怎么还没听懂?”这时,一个坐在前排的小女孩怯生生地说:“老师,我们反问句从没学过啊!”我的所有表情都凝固了,我的思绪在回忆中检索着,原来,我教过好多批学生了,教过好多次反问句了,这几年下来,这个反问句我都教得厌了、烦了。但是对于孩子们,这个知识,还是新的,我对他们的塑造才刚刚开始,却在想着结束了。

课后,我思考着,心真累啊!我是那么像一个流水线上的工人,重复地操作着相同的动作,把学生当做一个个产品,用同一个标准去打造他们,磨去他们的棱角,销蚀他们的性格,让他们变成我预设的模样。这是多么可笑的事啊!

突然,我想起那句被无数教师嗤之以鼻的话来,“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”,没错,这句话没错。我们为什么总要用同一个标准来衡量孩子,我们总是试图让鱼儿去学会跑步,让马儿去爬树,让虫子去捉老鼠。孩子的特长,孩子的天真,孩子的微笑,都在习题中,在呵斥下,在繁琐的学习里,一点点地消亡。我所谓的辛苦,并没有换来孩子的快乐。我自以为辛勤教书如同给了孩子一口蜜糖,他却视之入砒霜。他拒绝,我强迫,他一直拒绝,我一直强迫,他言辞拒绝,我拼命强迫,最终,我和孩子,都好累。

我想,我可以开始一番新的历程了,我应该把蜜糖变回蜜糖原来的样子,多一些趣味,多一些关怀,多一些理解,告诉孩子,我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。

如果再有人问我,你们教书的是干什么的啊?我会说,我只是一个和学生一起享受快乐的人,我希望他们每天都绽放如诗如画的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