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一个“可怜”了得
笑尽往事
2021-05-21 02:43:44
初三
其他

“什么?这道题选C?你怕不是在开玩笑!”我惊呆在了座位上。

“千真万确,怎能有假?我问过隔壁班张老师了,她说除了C,其他三个都能翻译成可以‘怜爱’不过,你也别伤心,两分而已,而且我敢保证,别说我们班,就这一层楼,只怕都没人选对!”同桌一边说,一边气喘吁吁地掏出杯子,猛地灌了一大口水。

我拿着语文期末试卷,仔细再把题目看了一遍,然后指着这道题说:“不可能啊,你听我说,A里面的‘借问汉宫谁得似,可怜飞燕倚新妆’怎么是可以‘怜爱’的意思?明明这首诗在赞美杨贵妃,它的意思应该是可叹赵飞燕虽然美,也要靠新装来衬托才能与杨贵妃相比,怎么是可以‘怜爱’……”同桌顿时一脸懵圈:“你可别跟我理论,我也觉得是D,再说了,你说的,我可啥也没听懂。”这时,班上可炸开了锅,有说该选D的,有说该选C的,还有说该选B的……七嘴八舌,一时大家争得面红耳赤,觉得自己把道理都说明白了,偏偏还是说服不了别人。甚至有几位同学,为了这道题,差点都要吵起来。

君不见,出题老师先给了一首熊皎的《游嵩山》,尾联是“可怜幽景堪长往,一任人间岁月迁。”再给了四句诗:A借问汉宫谁得似,可怜飞燕倚新妆;B可怜九月初三夜,露似珍珠月似弓;C可怜夜半虚前席,不问苍生问鬼神;D浅束深妆最可怜,明眸玉立更娟娟。问你哪一句的可怜和熊皎诗中的‘可怜’意思不一样。

君也不见,我一看完题目就选了D,这‘可怜幽景’一句,分明是可叹这山中幽景虽能长久存在,人间岁月却变迁很快。而现在,这其中的‘可怜’居然是可以‘怜爱’这出题老师的脑洞不可谓不大,我决定回家去查资料,再和同学们讨论。

我回家,心想哪里才能查到这些,忽然灵光一现,在书架上翻腾了半天,终于找出几本有用的书来。不出我所料,蘅塘退士《唐诗宋词鉴赏》中说:“飞燕犹自依仗新妆,方能得似贵妃之美”“未直接咏贵妃美貌,而用抑扬,抑神女与飞燕”这意思就是说,这首诗是想用赵飞燕涂脂抹粉和神女反衬杨贵妃的天然风致。既然是抑飞燕,又为什么会翻译成可以‘怜爱’呢?

对“可怜九月初三夜”一句,其实我也有些纠结,这一句诗中似乎也只能理解为可以‘怜爱’果不其然,资料上也说是这个意思,好吧,那这个选项的翻译,确实如老师所言。而我明确了解的是“可怜夜半虚前席”中的可怜一定不是可以“怜爱”的意思,而D中的“可怜”写的是女子的美丽可爱,若翻译成可以“怜爱”当然是可以的。那这样看,如果熊皎的诗中“可怜”是可叹、可惜的意思,该选B和D,如果是可以“怜爱”的意思,那A和C似乎又都可以。这就让我十分困惑,题目又没说要选择两个选项,这是什么原因?第二天讲试卷时老师说,答案就是C。

“老师!‘可怜幽景堪长往’的‘可怜’为什么是值得怜爱?难道不是‘可叹可惜’吗?”我上课时当即举手问李老师。

“这一句,是九月初三的夜晚的景色十分惹人怜爱的意思,我们还把它理解为‘可爱’会更好一些。不过这道题确实有些模棱两可,能得分的同学很少,理解为‘可叹可惜’也并不奇怪。”李老师注目盯着卷子,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。

虽说只是两分,也只是一个词“可怜”却引发了我的思考。在中国古诗词中,有太多同词异义的例子,这几句诗中的“可怜”就是其中的沧海一粟罢了。在浩如烟海的诗词中,“姊妹兄弟皆列士,可怜光彩生门户”中的“可怜”意为令人羡慕;“昨夜闲潭梦落花,可怜春半不还家”中的可怜意为惋惜,可惜;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中的可怜则是作者对战士和其家属浓浓的同情。再举例说一个“不解”在“不解藏踪迹,浮萍一道开”中是“不会”在“怕柳花轻薄,不解伤春”中是“不理解”在“著以长相思,缘似结不解”中是“不解开”在“闻道黄龙戍,频年不解兵”中是不解除。类似地词语仔细梳理还有很多。

“一千个读者,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”各人对同一事物的理解有所不同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所以我们无法说谁理解的是偏的,是错的,因为观点从无对错。去评判他人是对是错,其实按照的是我们心中的一套标准。因此无法用一套标准去统一所有人的思维,也许出题老师是这样理解,我是那样理解,再换一个人,可能还有一种不同的理解。在语文学习中,难免会有这样的时刻,我们就需要用多元的思维,多样的角度去更加全面地思考某一种事物和某一个问题。不应只从一个角度出发,只从片面理解,要以宏观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。

这个世界是由无数的微观粒子构成的,不过,回到现实中,我的学习世界是由无数的分数构成的。期末语文成绩不甚理想,怎一个愁字了得!不禁在桌前长叹:问我能有几多愁,可怜我的分数向东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