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一瓢酒,名为无所谓
莲灯一盏
2022-02-05 13:43:26
五年级
散文

山中清泉,名为自然佳酿,何为自然?必是细雨柔和滋润,必是青草花香悄然熏染,轻酌一口,心中自然坦然;我有一瓢酒,名为无所谓,何为所谓?何为无谓?只是不愿身处纷纷扰扰浮尘中,淡然心境,名为无所谓。 世人常言:我们都是浮尘中的一粒子。

有人,择良木而栖,安身固本,就此而生,平凡而忙碌;有人,脚踏轻舟,却始终徘徊不定,不知是不愿,还是不舍,毕竟轻舟一荡,不知何处;而有人,一生一遭,原是世间俗人,但偏爱漫步山间,嗅一花香,酌一清泉,踏遍高岭,而后,寻觅一处,酿一酒,名为无所谓,欣然再上路。我想,书中自有他的颜如玉,世间应自有他的桃花源。

如偶遇美景,便可良辰佳酿,一饮一赏,一人独欢,心中自然舒畅。古时,原卿本佳人,奈何良辰美景,携手共去,去往心中美景,共度良宵,所谓浮尘,山林一闭,便变成了归隐。

一花一木一菩提,一人一酒一山林,这是世人所向往的。但要说放浪形骸之外,那魏晋风流到是一种象征。而那魏晋风度从书文中所知:纵性自情,饮酒啸歌,而后被后人所追慕。

然其代表人物阮籍:其或闭门视书,累月不出,或登山水,经日忘归。博览群书,尤好庄老,嗜酒能啸,善弹琴。他这种身处浮尘却不为浮尘所绊的行为也是弥足珍贵的。

众览古今,像周敦颐那种予独爱莲之不染鲜有,像陶渊明能够“采菊东篱下”也成了一种向往,这尘世越来越像一张网,网住人身,更是网住人心。

那种一瓢酒自上路的行经似乎成了世间人所无能为力之事。 但是,当你烦忧时何不尝试一下一人独欢。偶尔漫步山间,鸟语花香定能轻扫忧愁。为什么古人常爱描绘山水,只应风光无限好,那自然灵性,于他们来说定是不经渲染的。

而回归当今,也必能于林间看到那些写生背影,必能于林间偶遇三两质朴老人,到时询问一句:山中有何物?我想必是良辰美景,不可辜负。所以,停歇脚步,静心聆听清泉叮咚,鸟儿叽喳,花儿歌唱,那应是另一个美好世界。

我有一瓢酒,名为无所谓,若你来,定要于清风悠荡中邀你共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