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惑
枕着月光听歌
2021-06-23 10:44:31
高三
其他

不禁想起《师说》中一句“惑而不从师,其为惑也终不解矣。”知惑的人尚且不能解惑,那不知惑的人又将陷入怎样一种可怜的境地呢?在上下求索的道路上,知惑是尤为重要的第一步。走好这一步,方能“翻腾大浪间,沧海一声笑”方能摆脱可怜之人的头衔。

但看看当下,又有多少人知惑呢?他们似乎生来就注定在名利场中翻滚,名利就是他们人生的信条,他们从不迷惑,想要书写一个大大的惊叹号供世人景仰,却不知娘胎里带出来的是一个问号:生命的价值是什么?他们不知这个迷惑,这个终其一生都要解决的问题,“不惑”“知天命”也只能沦为别人谈论这个可怜虫时的笑谈了。

古人云:“吾日三省吾身。”不探求内心、反省自身如何能知惑呢?李叔同面临人生的选择时,本来只想做个居士的他被好友夏丏尊一句“倒不如直接做个和尚爽快”所点醒,他细细想来,自己心中还是存了个要不要和俗世斩断联系的迷惑,和好友相视一笑间,他已斩尽俗丝,遁入空门,趋向人生的至善之境。若是李叔同不知惑,恐怕世上会少一位弘一法师,多一位杂念未除的佛门弟子吧!李叔同之所以成为弘一,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反省,使他知惑从而解惑,他并不是迷茫而不知所往又不愿反省内心的现代人,而是在不断的反省、知惑、解惑中获得人生境界提升的弘一。

当我们在都市中穿行时,就像匍匐在权威之下忙忙碌碌的蚂蚁。对权威的崇拜已蒙蔽了我们的双眼,使我们只知应声附和,将权威作为我们的神明,将他们的话语作为永恒不变的真理。我们只知敬奉、遵守,而不知何为批判的眼光,在一片喝彩声中,树立的是看似光鲜亮丽,实则漏洞百出的权威,倒下的是人们应有的可贵的迷惑之心,本应存在的理性思考。迷惑被人们弃掷如弊履,人们将自己塑造成权威的绝对信徒,一个不知惑的可怜虫。

佛家有语:当你知道迷惑时,并不可怜;当你不知道迷惑时,才是最可怜的。知惑是对自身的清醒认识,是获得真理的重要一步。知惑、解惑,方是人生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