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痛一言一人生
男人花
2021-03-09 13:25:45
高一
其他

人生,就是为了承受苦难,而在苦难疼痛之后,有些人隐忍不发,只为下一次的腾跃。

人生就是一枝开在峭壁的山茶,峥嵘而壮丽,惟其不善言,才避开尘世的锋芒,盛放于悬崖止于心底。泱泱中华,痛而不言者,实是懂得明哲保身之人,越王勾践卧薪尝胆,三千越甲可吞吴;林则徐虎门销烟,却成了最后一位戴罪的功臣,青史流芳;还有,汪曾祺,这个在文革中饱受迫害的老人,不置一言,只将更纯粹的文字留给世人,垂暮之年,也仅留下一句话:人到极其无可奈何的时候,往往会生出比悲号更为沉痛的滑稽感。我想,他一定是彻悟了。痛,而不言,因为这是一湾历尽沧桑、无奈悲凉到了不愿多说一句、宁愿一笑了之的深潭。

墓草萋萋,落照昏黄,歌声犹在,斯人邈矣。即使是相隔已久的今日,因为一份坚强隐忍,历尽磨难而不发一言的苍凉,成就了自我。走完了人生,付之一笑,挥手入海天。

在痛苦得太久的这个秋天里,每个人都毫无例外地注定了是这片秋色的一部分,即便有满腔热血涂洒在地,洇染出来的,也还是一片触目的秋红。

反现痛而言者,最后,化作一声青衫泪尽声声叹罢了。李白醉酒,诗落昆仑,难免当涂一役;纳兰若若,情伤所恸,恍恍留的《饮水词》,诉尽苦痛,阖然夭亡。当时只道是寻常,失去之后才是销魂蚀骨的寻常……

痛与言,本无所划分,只是人生的一场追寻,多少刻骨铭心的事变得依稀难辨,这样的苦痛,更像是一场聊斋艳遇,走进去时花开成海,一觉醒来,发现不过时山野孤坟,灵幡残旧冥纸惶惶,内心惊迥,言还是不言,成了最真实的选择。文革后的伤痕文学,让无尽的学者作家诉尽一世悲苦,却想过没有,当孩子们一样面对黑暗和灾难,谁来承受内心的惶恐?痛而不言,是仁者,而他们一样孤独,悲壮而神性,闪烁着不朽的意味。呵,突然想到一句诗,或许是对痛而不言者最好的概括--从此无心爱良夜,任他明月下西楼。

人生若能一路欢歌,到底不枉桐花万里,却往往往事与原违,一地清辉如雪,我只将我的痛和歌哭,封于心底。

风住尘香花已尽,苦痛临身我不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