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记忆叫温暖
山高水长
2021-05-05 15:34:45
高二
记叙文

月湖畔,清蒲香,时光暖洋洋。

春风从蓝天上送下,吹抚我稚嫩的脸颊,很柔和,如流水一般,夹着清幽的蒲香,仿佛身处月湖畔。

清香的春风撩动着我的味蕾,“爷爷,爷爷!我要吃蒲菜汤!”迫切的娇声从我的嘴里奔出来。爷爷眯起眼上的皱纹说:“好!爷爷这就去买蒲儿菜!”阳光照在爷爷身上,深深地嵌进爷爷的皱纹里。

爷爷骑着老式自行车吱吱地响着,我便屁颠屁颠地跟着爷爷,爬上,爷爷的自行车的后座。明亮的阳光一路欢送着我们爷孙俩,好不快活!

爷孙俩到了月湖,春风扑面吹来,满满的都是蒲儿菜的清新。我们来到了一个老太太的摊前,老太太的手灵巧的很,正在飞快摘去蒲菜碧绿的外衣,不一会儿,雪白晶莹鲜嫩的菜芯便展现在我发着光亮的眼睛前。“蒲苇韧如丝,那是蒲老了。初生的蒲无比的鲜嫩,而且白,水灵灵的,轻松地碰一下就好像要溅出汁水一样。”爷爷半眯着眼,指着蒲菜对我说道。阳光也好似沾了水一般,湿润润的,在爷爷的眠角、手上荡漾。这时,我便觉得蒲儿菜就该叫蒲儿菜,不该一板一眼、字正腔圆地叫它蒲菜,不然太叫人怜惜了。

拎着满满一袋蒲儿菜,爷孙俩慢悠悠地推着自行车,走在回家的路上。这是何必呢?有着车不骑,偏偏要走?还真是儿时的我太天真,害怕路上的坑把蒲儿菜颠坏了,硬逼着爷爷走回家。阳光暖暖的,洒在我俩的身上,铺在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上。

乘着阳光回到家,我迫不及待地跟在爷爷旁,催着爷爷“快洗!快洗!”爷爷发出爽朗的笑声道:“好!好!爷爷快洗,爷爷快洗只要我小孙女高兴!”一颗小氺滴溅在我的鼻子,开出晶莹的花,藏着我满心的欢喜。

蒲菜汤的清香慢慢地钻进鼻孔,香浓馥郁、静谧如玉的蒲儿菜躺在溢满香气的浓汤里,实在是令我垂涎欲滴。“咕噜……咕噜……”随即碗里就已剩下白净的蒲儿菜和相伴着弯曲着腰的金黄茶馓了。蒲儿菜白嫩嫩的,腰杆笔直,像极了等待时的我,而茶馓则弯着腰,皮肤金黄,甚似年迈的爷爷。我回味着当年的蒲儿菜汤,依然清晰地感觉到味蕾绽放的香浓,肚子依然感受到蒲儿菜的温暖。

春风乘着阳光送来蒲儿菜的清香,满心的温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