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过熟悉的路口
北船余音
2021-07-30 11:25:12
高二
其他

经常听到有人大笑一声,然后展开“回忆”的画卷:“那些年,不懂事……”看似轻描淡写的带过。“那些年”有多么沉重的意味,你又真正曾领会……

那些年,我还是个稚嫩的雏,奶奶也健在。那时,她的浑身上下透着明艳、傲然的光彩,用一双勤劳能干的手操持着一个美满的家,她在我上学的一个路口摆下了一个摊子,卖些学生爱吃的东西。

每天早晨,在晨曦的辉映下,我就背着奶奶亲手为我缝制的书包,利落的爬上奶奶的手推车,奶奶这时总会笑吟吟的迈着碎步过来,将我轻轻一推,安置在车面上,然后,待我稳定身形的之后,回转头,便是奶奶围上了围裙站在车旁。我便雀跃一声:“走,出发。”然后嘴里发出各种听过的车发出的声音。奶奶就笑呵呵的推着车和着我的节奏,街上就多了一对真情洋溢的祖孙,远望着的人似也被这充满温情的场面所感染,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许多。

到了奶奶的摊位,她便把车托管给一个总是先到的人,然后,从夹层里拿出一袋水果糖给我,双手一环,把我从车上抱下来,一只手牵着我,大步流星的穿过她所在的路口,把我放在学校的门口,接着注视我一蹦一跳的跑进校园,呆立良久,才回到摊位开始忙活。

时光荏苒,流年似水,岁月残忍的改变了容颜,还有许多扯不断的情。借着回母校聚会的光,我又一次辛临那个熟悉的路口,曾几何时,那荡漾着我的欢笑的路口,那寄托祖孙感情的路口。

还是一成不变的景,路边的树依旧青翠摇曳着,唯有树下的草皮厚了些,且奶奶曾经的摊位也被一个明丽的女子接替了。仍然是同样的东西,同样的情景,她也有一个和我当时一般大的孙子。睹物思人,或许也就如此吧,眼角便不觉挂了些泪珠,只因旧人已逝。见我呆愣在路旁,同学问我怎么了,我升么也没有说,只是对一旁回忆往事的人中的话“那些年”不屑一顾……

树荫间缱绻着泛了黄的树叶,初秋的风张狂的吞噬着夏日里的温暖,最后一点余热也渐渐散去,殆尽在摩挲着飘落的树叶间。

那些年,我无数次走过那熟悉的路口,现又重回路口,走过时,却已是形单影只物是人非,也许只有淡存心中的思念与爱能永存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