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茶幽幽
作风高深
2021-06-26 17:40:31
初二
其他

南京的冬天,是清冷而美的,只要冬日一飘雪,小城中的粉墙黛瓦在雪中,便颇有一番“琉璃世界白雪红梅”的美感。

某一年的冬日,踏着冰雪走进夫子庙,雪在脚下咔哧咔哧的轻微声响。我没有打伞,雪花顺着围巾的缝隙,悄悄溜进脖颈,带来冰冰凉的痒。

挨着一家店铺坐下,点一壶茶。看着白瓷杯放在木桌上,听着幽幽酽酽的倒茶声,忍不住哈一口白气,暖暖手,但仍要感叹这沁人心脾的美好享受。

壶中的茶,青碧色的幽香。茶叶上下浮沉,像一叶小小的扁舟,荡漾在潺潺溪水中。

店外扯絮般地飘雪,阴阴的云下,行人匆匆忙碌着。抿一口茶,苦的,涩的,在回味后,却又饱含一丝甘甜的味道。

忽然间,记起一句歌词“叶片由浮到沉,由卷至舒,艰辛多少?”从茶叶的采摘,到晒干,到在锅中翻炒,最后熬成一壶青碧的茶水,多像一幅人生的画卷。

窗外飘来江南丝竹古典的乐声,婉约的,轻快的。秦淮河水不愠不慢地流淌,流过几百年的历史,淌过几百年的古韵。

我舒展身子,坐在木质的长椅上,生活这个娇俏的姑娘,带起一阵香风,她坐下,端坐在我的面前,笑吟吟地品着茶。

在生活中,我们是一卷茶叶,在炽热的水中翻腾,追寻着生活的真谛,追寻着一盏碧幽幽的茶。

在寂寞凄清的冬季,听一首老歌,读一本《红楼梦》,品一壶茶,生活驻留在字里行间,伫立在茶杯边缘。

我站起身,桌上留下一杯余有热情的茶杯,轻轻地,愉悦地,散着清香。

窗外一树梅花,优雅地,绽放着芳香,她为冬日添了一抹甜香。窗内一壶清茶,轻柔地,散发着温暖,她为冬日添了一抹清香。

慢慢长大,慢慢懂事,才渐渐明白茶的味道。一盏清茶幽幽,伴随人生梦常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