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忆
老婆是猪不解释
2021-07-19 01:16:05
高二
记叙文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年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苏东坡的妻子以二十六岁之年病逝,在妻死后的第十年,苏东坡写了这首词。转眼,又是一年清明时,我依稀望见苏轼微润的眼眶。

清明,忆故人,有人为爱情,有人为友情,有人为亲情。我不曾失去过什么重要的人,自然也不需要忆什么故人。

人每天都会做很多事情,而能被记住的却寥寥无几。我回想着过往。每天清晨,父母都要早起。母亲负责叫我早起,父亲要送我上学,这好似天经地义。下楼吃着奶奶熬的清粥,听着爷爷语重心长的教导,早习以为常。说感动得,其实也有。一次考试失利后母亲陪着我读书,我不知怎的就望着屋顶留下两行清泪,本以为只要我退了几名就朝我厉声呵斥的母亲会一如既往,可她竟什么都没说,望着我,说不出的温婉。回房时我听见母亲轻柔的嗓音:“别说她了,都哭了。”一时间,泪如泉涌。

在印象中,母亲一直是这样,时而严厉,时而温柔。而关于父亲,平平淡淡,没什么特别的记忆。只记得每次给我买了好吃的,总是一副“快夸我快夸我”的模样,像个讨便宜的小孩。可席间也就他跟我抢吃的,而且我们俩爱好近同,这点真是让我哭笑不得。都说子女大多像父母,果不其然。

家里的爷爷奶奶,自然是最宠我的。席间总能听到爷爷的大道理。“没事多看点书。”“这次没考好没关系,要总结教训,下次考考好。”“早上早点起。”“现在多吃点苦,将来吃省力饭。”满口土话我倍感亲切。奶奶总是在父母斥责我的时候一个向着我,帮我说话,在她眼里,我一直是骄傲。

这样想想,我也挺不知好歹的。嫌弃这嫌弃那的,想怎样就怎样,未免太任性了点。

很多时候,我都觉得自己很幸福。虽然大大小小争吵不断,但这才是家,才是生活。这就是亲情。因为争吵,所以我们更加珍惜在一起晒太阳的岁月静好。

清明,忆故人,惜今人。

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