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痛我歌
冷月飘霜
2021-05-26 09:58:20
高三
其他

有人说:“世界以痛吻我,要我回报以歌。”但我要说: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要回报以歌。”

人行于世,跌跌撞撞,常有痛苦之感,痛而大叫,太过脆弱;痛而不说,太过隐忍;如能痛而歌之,方为智慧之道。当然,歌只是形式的一种。

古人常遭贬谪之痛,于是一首首唱尽心中不得意的诗篇在诗人心中应运而生。这无疑是一种最佳的排遣痛苦的方式,因为如果诗人大喊,叫天地皆不应,诗人沉默更是无人问津,只有将痛苦化为笔尖神力,打造出让人灵魂共鸣的词句,才不枉通过。于是东坡歌曰: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——回首向来潇洒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他没有大喊,没有缄口不言,而是以达观的笔调,豁达的情感,将乌台之痛化为歌声,震荡千古,使人共鸣,为人称颂。

“歌”只是恰当表达痛的一种方式,其中更重要的是遭痛之后如何化悲为力来歌出所痛。太史公宫刑之痛,痛何如哉?他却奋笔疾书有了史家绝唱;贝多芬失聪之痛,痛心疾首,他却不弃音乐事业,有了欢乐之颂;居里夫人受辐射之痛,痛及全身,她却不知退缩,有了镭之美。——有那么多痛苦如荆棘般铺设在我们前行的道路上,有些人痛得哭爹喊娘,不敢向前,有些人痛而不语,变得畏缩,而有些人痛而歌之,化痛为力量,痛定思痛,一路向前,走向光明。

痛作为一种感觉存在于人记忆的阴暗面,时常令人感到不适。婴儿打针会大哭,孕妇分娩会大叫,这是本能的表达也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。但要能突破本能,痛而歌之,便是超凡之举,成功之兆。因为痛苦滋生绝望甚至死亡,如能临痛不惊,受痛不屈,迎难而上,并激昂歌之者毅之坚,志之韧不言而喻。

我们常常在痛苦中叫喊不休,常常在痛苦中不知所措。考试的失利,身体的欠佳诸如此类的痛苦比起上文所述的痛苦实有班门弄斧之感,那为何不学着化痛为力量,高歌一曲,心之痛放抒,身之苦放抒。

痛在常人眼里是一种苦难,而在成功之人眼中是一股力量,这力量能让他们唱出一首振聋发聩的赞歌。

痛要我歌?我痛我要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