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瞬间的永恒
半程旅航
2021-04-01 06:29:57
初三
其他

与一本好书相遇,于是我便在一瞬间看见永恒。

曾有一位头缠白布,发须皆白的老者,在遥远的时空这样问道:“你是谁?孩子,百年之后读着我的诗?”而他的文字及他写下的诗篇,经历了一段又一段份乱的光阴,化为睿智的铅字印入纸张,流传至今,化为永恒。

懵懂年代,总喜欢趴在妈妈的膝间,听她读《飞鸟集》。短小的诗句,充斥在淡淡的方言之中,我的心中便充满了莫名的小快乐,还记得其中这样的一句:“上帝的右手是慈爱的,但他的左手却是严历的。”我想那时幼小的自己的确不了解这其中的含义,但想起我生病时,妈妈轻抚我的额头哄我喝药;卷起书本,怒斥我背书偷懒的种种,不由得也赞同泰戈尔的诗句,在那一刻,黄昏下的母子,有说有笑,那一刻化为永恒。

抚摸着那本自己读不懂的《飞鸟集》,一天一天,直到自己也终于可以流畅地读给母亲听,于是我开始觉得自己长大了。我相信自己经历了足够的沧桑,于是便开始读《新月集》,随新月里的孩子偷走了睡眠的飞行者,心想着脱离这一份幼稚,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。可不绝于耳的,依旧是做错了事,或上了当后,母亲哭笑不得的话语:“呵呵,你这幼稚的孩子。”每每如此,我又会困惑,究竟自己是否长大。直到如今再读《新月集》,我开始思考“人类,生活,宇宙”的关联,而其中的“大陆与天空,星星与河流,竖琴与音乐,旅行者与船夫”他们教会了我一切——那美与丑之中织成的永恒。正如文中道:“风暴徜徉与无路的天空,船夫在无人迹的海上遇难,死亡遍布周围,孩子们却在游戏。”这是生命的永恒。

还记得历史老师曾在课上讲工业革命蒸汽时代时说:“蒸汽机的发明为社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但是,从另一方面看,大规模的污染正是从那时候开始的。枪的出现是人类的一大进步,但同时又使多少人命丧于枪口,使多少家庭支离破碎。”听着这些话语,不禁又想年幼时妈妈读的那句话:“上帝的右手是慈爱的,但他的左手却是严历的。”不禁恍然大悟,曾经以为的美好幻梦并不存在,凡事都有其两面性,不可能十全十美。相比从前那懵懂无知的自己,这一刻我明白了任何辩证的看待事物的正反,明白了永恒的真理。

透过那薄薄的纸张,我在卷香中与泰戈尔相遇,如此流淌在笔端的天籁将我在生命中的次次感悟,凝结成一个又一个的永恒回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