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入灵魂的热爱
轻烟薄雾
2021-03-16 20:25:47
高二
其他

草木鱼虫,人人各有所爱。梅傲骨,莲清雅,竹子刚直有节,兰花空谷幽香。可我所爱的似难以启齿,它既无梅兰菊竹的高雅,更无牡丹曼陀罗的雍容华贵。它是乡土的,顶花带刺,散发着泥土的清香,以质朴新颖的清醇融入我幼小的灵魂,多年来一直是我不变的热爱——奶奶家里的黄瓜。

小时候看到奶奶家院墙下戳着七八根木棍,就会好奇的问是什么,原来是搭黄瓜架用的。从那时起,我对黄瓜的关注,便从饭桌上清脆的拌黄瓜转向了地里的黄瓜秧。

仲春时节,早黄瓜就要下土,用的是往年老黄瓜留的种,就像人的血脉,一代一代传承。阳光催它上路,水滋养它生长,他一点也不挑剔,过个十天半个月就已经探出头看你了,活泼泼的,可爱极了。一个月后,黄瓜秧就成型了,向上的,带有细小的绒毛。奶奶把木棍扎入瓜苗附近的土中,又轻轻的把秧苗搭在棍上,我就蹲在田边,静静地等着他一点点照光吸水,一天天变的繁茂。不记得过了多久的某个清晨,露水滴落,黄瓜秧吐出金黄的花,田间一下子变热闹了。层层叠叠的绿叶间,配上星星点点的亮黄,招蜂引蝶,吸风饮露,格外喜人。

想起龙应台的《慢看》中说:看他沿杆而爬,迎光开花,结果累累,坐在黄泥土地上看他身上凸起的青色疙瘩。不大的田间就是黄瓜生命的整个舞台,在这里它平凡的孕育着自己的过失。最难忘的是瓜秧枯萎,时令和生命的韵律相互照应,为保证长成的黄瓜有充分的水分和营养,顶上瓜秧会自行干枯萎焉,营养源源供给了果实,一株瓜秧也因此闪耀着爱心与奉献的光芒。

等到拉架的月份,接地处的老黄瓜拖着他肥大的身躯,包含着全部瓜秧的希望与寄托,静静地留存这一季的血脉之种,等到来年又一次入土下种,开始新的生命轮回。瓜秧亦非无情物,血脉相传心如初。

难忘一季的成长,再尝到餐桌上清香生脆的拌黄瓜时,唇齿间留下的是这一季的阳光风雨。黄瓜在短暂的生命舞台上,奉献着简单的快乐,直达我心。也许有一天,我也会艳羡梅的孤傲,莲的清高,菊的隐逸,但口中清新恒在,正如梭罗所言:“我愿深深扎根于生活,吮吸泥土中的精髓,活得质朴、简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