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冬天不太冷
月色朦胧
2021-06-22 07:11:00
高一
其他

空气中杂夹着丝丝寒意,晚桂的余芳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风肆意扑向我的脸庞,传来刺痛的感觉。大树垂下臂膀,树叶发出簌簌的声音。

放学出门,天还没暗,没有奶奶的身影,寒风瑟瑟,我将脖子埋进衣服,发现了父亲的车,迅速的蹿了进去,里面充斥着温暖气流。“天有点冷,风大,奶奶不在,我来接你。”父亲撂下一句话便无言的开着车。

家中没有人气,进入家中不禁颤抖着身体,寒冷从脚底渐渐蔓延到头顶。“嗞啦--”才下了锅,父亲在灶前摆弄着菜铲,我在旁静静的等着。缕缕白烟升腾,灯光下如白雾萦绕,宛若身处仙境。股股浓稠气息传来,我贪婪地吮吸着。

在餐桌上父亲默默地望着我,“多吃点。”响起低沉的声音,便再也没有说话。天已全暗,月被云遮挡的密不透风,风胡乱的拍着窗户,树枝上的枯叶悉被吹落,一片肃杀萧条的景象。

窗外光亮尽失,父亲依旧没有言语。父亲放下筷子,问我是否吃得下,说完就转身跑到屋后捡了自家养的鸡蛋,又在灶头忙碌起来。

窗外天如泼墨般,夜晚漠漠,不透下一丝月光,一点星亮,仅是那片黑。

一碗热腾腾的鸡蛋汤摆在面前,抬头看父亲,耳朵通红,手也通红,继续吃着饭。舀起一勺,盛满淡黄色的蛋花在勺中绽放,在口中绵延,却不知是何味,但这温热的汤流至心底,驱走了寒冷,带来了似如春日的暖意。

明亮灯光下,仔细看,便瞧见了父亲眼中的红血丝,我将碗推向父亲,抿抿嘴故意的说:“我喝不下了。”从奶奶口中无意得知:父亲厂里检修,连日晚归,难怪每日望不见他,我竟以为他是去哪逍遥了。工作的压力让他整夜难眠。

鸡蛋汤的余味还在齿边洋溢着,淡淡的。父亲静静的坐在藤椅上,发着呆,直到陪我写完作业。推开窗,一面而来的却是难得的清风,抬头,本以为是黧黑一片,但乌云早已散开,露出疏星几点,月光如绸缎般倾泻,树枝也在旁婆娑着。月下,窗外,影儿,两个。

父亲总是用行动倾注他的深沉而又毫不掩饰的爱,那化作鸡蛋汤,平淡的关爱在这寒冷的冬天却像春日一样温暖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