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拾宁静
半枫荷
2021-04-27 01:34:55
高一
其他

夏日的骄阳烧烤着大地,路上的沥青几乎要化掉,冒着热气,聒噪的蝉声回荡在空气里,到处是浮躁与压抑的味道。

坐在窗前,刺眼的阳光落在眼前的练习本上,灼烧着我的心,不知从哪里来的怒火,使我感到痛苦与烦躁。将手中的笔拍在桌上,练习本狠狠一摔,然后粗暴的扯了一下窗帘,隔绝了窗外的阳光。

母亲也许是听见了我房内的嘈杂,敲了敲房门说:“要不要出去转转?”本是不愿出门,却拗不过母亲的执意,于是一路带着薄怒跟随母亲来到一方荷塘。

脚一下又一下踢着池边石子,心里是满满的不悦。“嗵!”一颗小石子被我踢入了塘中,我循声望去,望到的尽是一份安宁--一朵白莲在池中静静开放。似是窈窕淑女,亦或水中伊人,如梦如幻。晶莹剔透的花瓣似羊脂玉般透亮,微微绽放恰是最美姿态。莲旁一叶绿荷略略高出水面,似是伊人的油纸伞,美得恰到好处。白莲周围是或红或粉的荷花,她们都将自己盛开到极致,引得蜜蜂蝴蝶的青睐;她们身着盛装,争奇斗妍,引得游人赞叹;她们高昂着头,似是在炫耀着自己的美丽。唯有那一株白莲,她身着素装,未施粉黛,安安静静躲在绿荷旁,躲在灿烂中,他也许并没有蜜蜂与蝴蝶相伴,但她却在喧闹中寻得一份安宁。

烈日炎炎中,到处是灼心的热气,花园里的花开的正艳,它们都浓妆艳抹,身着华丽,迫不及待地寻求游人的赞叹。当繁花以妖娆俘获了人心,以妩媚享受了爱怜,唯有那一抹清新的白色,拒绝了尘世的浮躁,选择最普通最单纯的衣妆,独自开在水中,不论冷暖与否,繁花与否,白莲选择了如水的清凉,如雪的平静。

“内心的沉静才是最美的自己。”母亲的话语如山间的潺潺流水,缓缓淌过我的心间,扑灭了薄怒,抚平了浮躁,留下的是一片澄澈清明。

夏日的闷热使浮躁之气弥漫,只有在浮躁中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宁静,才能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重拾宁静,不忘初心。

梦中,青烟升起,白莲依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