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也是幸福
放肆年代已经过了
2021-05-25 04:42:26
高一
其他

月色淡褪,天光朦胧,四周氤氲着涩涩的苦,却又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韵味,悠然淡淡。这种感觉,很熟悉,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。

皱了皱眉头,我微睁双眼。窗外阳光透过树隙泻下,无数的尘埃分子上下翻飞,无处遁形。在阳光的照耀下,尘埃隐去了灰头土脸的原形,反射着柔柔的光,明亮却不耀眼。真是美好的一天。我这么想。

从床上起来,径直走向厨房,妈妈正在熬药,一股涩涩的苦伴着浓郁的药香弥散在空中。我自小体弱,妈妈便时常去中医院为我抓几幅中药,记忆中的味道,哭到极致。我讨厌这些中药,因为被强迫地去和,总是有无奈和和不甘的感觉在心间反复着,唯有那喝完药的那一颗晶莹的冰糖给我了安慰。下意识地想要逃离,却被妈妈的身影所吸引,妈妈瘦弱的身影在厨房,在阳光的照耀下,线条柔美。心里排斥喝药的想法似乎在不经意间淡去了一些。

脚步不自觉地向厨房挪去,只见妈妈缓缓打开锅盖,弯下腰,头左右转动,享受这闻着中药冒出的蒸汽,手娴熟地搅拌着。阳光慵懒地斜射在妈妈身上,她被光笼罩着,细腻的眉眼越发柔和,被风抚落的发丝垂在眼旁,光影斑驳,温暖和谐,仿佛那中药也漾出了淡淡的甜。

不一会儿,妈妈小心翼翼地端来一碗中药走到我面前,她轻轻吹了吹,递给我。我接过那碗中药,放在嘴边,不禁皱住了眉头。我不适应这浓浓的苦味。妈妈在一旁轻声劝慰着,柔柔的话语似一股股暖流涌入心中,那一瞬,暖意恣意淌入心头,幸福油然而生。

低头,轻抿一口,草药的芬芳在口腔缓缓荡漾,但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尝,便如同过眼云烟般消散了。随之而来的是蜷缩在深处更苦的苦涩,一拥而出,冲击着味蕾和神经。药的苦味在舌尖散开,强忍住心中想要吐出来的冲动,艰难地下咽,余光一瞥,看到妈妈上扬的嘴角。此刻阳光温好,不知怎么,我只感受到了一丝苦,是的,只有一丝苦。

慢慢的,一碗中药已经喝光。嘴角依然残留着浓浓的苦味儿,心里却是满满的甜。也许,那碗中药真的不苦,因为妈妈在精心熬制的过程中,它被添入了一味叫做幸福的药材,味甜如蜜,让本该苦涩的药香,都漾出了挥散不去的甜蜜。

我想到了过去,当我感冒时,一碗姜汤总会从妈妈的手端来;当我咳嗽时,枇杷叶上的绒毛总会由妈妈的手刷去;当我发烧时,一只温度计总是妈妈的手在甩动……

一味苦涩一片,却又几点甜蜜。零星的芬芳,让我发觉,这,也是幸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