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系清明
开心我哥
2021-04-03 20:17:13
高三
其他

清明节一词在不同地方有着不同的名称,有的称踏青节,有的又叫冷食节……总之,有地风俗不同自然叫法上各异。但不管人情风俗再怎么各异,清明节总要做两件事踏青、扫墓。也许,这两件事已多年未做了,但闭上眼,回味儿时的清明节涩涩的草清香扑鼻而来,温润的春风微微吹散。眼前的一切已没有那份萧条,新的力量似乎在不知不觉催生。一种喷薄而出的热在心头泛滥。瞪眼,那一瞬,应该成熟的我明白了,清明节告诉我的责任,鼓舞我,我的希望就在脚下。

情系清明,是带着希望履行责任的开始。

要说清明节,也是一个历经沧桑的中华传统佳节,所以也应从古说起。

穿梭于古人的街巷,四月的初旬,一个个风儒之士总会吟诵上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,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携一壶酒,沐浴着初春的细雨,踩着松软的泥土。此刻也许这些儒士的心中有些愁绪。也有些茫然,大概那是因为他们失意了。也许有些亢奋有些欣喜,那是因为他们怀大志与于心,吟诗饮酒,踏着草微青的土地,放眼望去,也许没有缤纷花色点缀,没有鸟儿喜悦的鸣唱,但经冰雪洗礼的泥土又开始孕育新的生命。渐深渐浅的绿色,深呼吸口,那清新是如此沁透心脾,让人看了神情气爽。那是,不管你是失意的杜子美,是豪放的辛弃疾,是浪漫的李白,还是婉约的柳永,一种希望的热流会涌上心头。告诉你抛去吧!过去的悲喜。实现吧!心中的抱负。没错,这就是踏青的意义,渊源清明的力量。

论古,也应及今。说小,小至平民百姓家庭,每至四月五日,长辈总会携上一家大小给祖辈们献上一束鲜花,按祖规,烧些纸钱,然后稍上几句“叮嘱”说大,大至党国领导人,要说印象最深的就是当连战,宋楚喻等领导人,跨越那道阻挡了海峡两岸五十余年的一条“沟”踏上了炎黄子孙的故乡,祭拜炎黄二帝时,扶正花带,那一刻,都沉默了,静静,大家都在祈祷。再次回响一次那份“叮嘱”与祈祷,我们可以轻松的说一句,那只是祖辈留下的一个规矩而已,但深入想去,那是一份责任,为小是家庭的使命,长辈的希望;为大,是国家的使命,百姓的企盼。

回首,当那清明节渐渐转入淡忘之时,人们的使命感与责任心也随之淡出……

难道,曾经奋起的民族情就这样烟消云散了吗?不,这不是沉沦的年代,我们应秉着不变的信仰,毅然前行。当又一年的青草吐芽,又一年的细雨飘落之时,情系清明,一个带着希望履行责任的心中的畅想,将是所有中国人的共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