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秋之交
自言君心半城书
2021-07-07 10:41:51
高二
其他

那排树,就那样默默的伫立在门前的小道上,在夏秋之交,望着它们或红或绿的叶片,无声无息,却引起了我全部的爱恋和悲哀。

夏天,树叶疯狂的吐露绿意,那直冲云霄的一片阴翳,似乎要把天也染绿。蝉就在它们的庇护下,肆意叫嚷。母亲把我托付给了奶奶。临走前,她总要亲亲我的脸蛋,叮咛几句,而后依依不舍的和我告别。母亲走后,我趁奶奶不注意偷偷溜出来,沿着小道一路追赶。蝉鸣淹没的我急切地喊叫,我拼命的奔跑,奔跑在夏热灼人的烈阳下,直到跌倒在地上,呼唤被风远远抛在悲伤的荒原,最后只能无奈的看着母亲匆匆远去的背影,消失在一片绿海中。

那个时候,我只会哭泣,用尽一个孩子所有的悲恸,哭这个夏天,哭这排夏天的树,哭这个消失在夏天树林里的母亲,远去的背影。

孩子总是这样幼稚而可笑的。

那样缓慢的成长,此刻却比母亲还高,让人有些猝不及防。母亲渐渐老了,她的头发开始大把大把的掉落,她眼角的细纹开始加深,就像那排树一样,在秋天枯黄掉叶。每天我夹着厚厚的一叠书匆匆去补课,长发摇曳,迈着大步,似乎要把青春都挥霍干净。母亲会为我扣上外套纽扣,系上围巾,一遍一遍的嘱咐。她给我戴帽子时,踮起脚尖,尽力使自己能为我做点什么。但我还是不得不低头。黄叶洒落一地,被风吹的漫天飞舞,又或是我青春的步伐踩在脚下,发出细碎的响声,像是阵阵沉重而无奈的叹息。我一路走着,没有回头,始终。但我知道,此刻母亲一定还立在秋风中,目送他女儿的背影,渐行渐远。

我还是只会哭泣,用尽一个少年所有的悲恸,哭这个秋天,哭这排秋天的树,哭这个伫立在秋天里慢慢老去的母亲。

少年总是这样矛盾而懵懂的。

我知晓了,所谓夏天与秋天,看似只隔着一层毛衣,其实被硬生生隔去的,还有一场青春。

我也知晓了,所谓父子母女,其实就是夏天与秋天的转换,唯一不变的,就是决然远去的背影。

而所谓夏秋之交,其实就是不断的分离,因为当你明白了爱得深沉与无奈时,你已然错过了年华与夏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