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爱依然
作风高深
2021-08-09 12:09:12
高一
其他

时间像嘀嗒的流水,匆匆而逝,步子愈发快了,与爱擦肩而过,慢下脚步,发现前方父爱依然。

“咯吱--”刺耳的链条声下,我心情不佳地骑车回了家。刚刚下过雨,地面一片泥泞,黄土像调好的颜料,在我与自行车上画上了朵朵泥花。到家了,我匆匆放好自行车就进屋了。

推开家门,母亲便迎了上来,收拾了一下,就提醒我要给自行车“保养”一下,我漫不经心地点了一下头。我坐着看向父母,母亲笑脸吟吟,而父亲坐在正中央,紧抿着唇,眼神严厉得仿佛雷达,所到之处都无半点温馨,与父亲对视时,好像咯着一块寒冰。我不适应的别开了头。母亲怕我不会给车做保养,就想帮我一下。父亲见状,两道黒眉拧在了一起,训斥着我与母亲。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,我抓起书包就去了别处。

夜深了,静谧的草丛中偶有几声蛐蛐声。我望着黑夜,想着父亲的话语,怎么也静不下心,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对吗?我摇摇沉重的脑袋,起身走下楼、黑夜中有光亮在闪烁,是什么?我紧贴着墙,走到最后一层台阶,悄悄探出了脑袋。父亲!我捂着嘴巴,带着困惑看向了那个依然熟悉的背影。

父亲单膝跪地,蹲着身子,弓着背,手抓住的是我的自行车。父亲的头离车很近,他仔细地检查着,用一只手轻轻拨动了一下踩踏板,刺耳的声音传入脑中,如心中一扇被锁链紧紧封闭的大门有了松动的痕迹。父亲摇了摇长长的叹息声深入我的脑海。父亲伸出手拿起旁边的一勺油,手臂从后方绕到前方,倾斜着,另一只手慢慢转动车轮,缓缓倾下。声音变得柔和,像大匹丝绸包裹了我的心,父亲你依然念着我。

我的眼睛从没有这般清澈过,看见了父亲每一缕发尾渐白的发丝,看见了父亲因疲惫而充斥血丝的眼睛,看见了父亲用手捶腰时紧皱的脸庞,看见了父爱依然。黄泥沾上了父亲的衣摆,父亲不管也不弄,眼睛依旧牢牢紧盯着油与车链融合的地方,手不知疲倦地缓慢地推着。不知推了许久,父亲才有些艰难的起了身,推着车的脸庞是那么柔和,似吃了糖的模样。灯光柔柔的,暖暖的,将父亲的剪影送进了我的眼中,留在了心底。

灯光下,一堵墙,一个父爱依然的世界,点燃了心中的火焰,炙热滚烫,依然不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