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常的日子也飘香
等个旧人
2021-08-19 01:32:03
高二
记叙文

老家的院子里种了一棵金桂。每逢金秋时节,那浓郁清甜的幽香便会弥漫整个院落。在墨绿色的枝叶间,一朵朵小金花掩藏其中,一团团,一簇簇,互相拥挤,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。

这时,母亲总会一手托着竹篮,一手牵住我的小手,两人循着花香翩然没入桂花丛中。八月的金风吹在脸上很是舒服,一如母亲的手轻抚脸颊。母亲将整个竹篮挎在腰间,一手拨开密密麻麻的叶片儿,从中捋下几缕金色,轻轻放入篮中,一边儿摘,目光还时不时地往枝叶里瞧。得精挑细选才行,不能是那种病蔫蔫的浅黄,不能是那种翻卷着花瓣的枯蔫状,只能是金黄金黄的,微微舒展四瓣,散发甜丝丝的香。

我呢,则站在树下,踮起脚尖儿,将手伸入片片墨绿中,翻找一些枝叶茂盛的花骨朵多的花枝,轻轻别下,捧在手心里,将头埋在花朵间。一滴滴圆润的露珠似少女晶莹剔透的眸子,将清纯透明的吻赠与花儿。仔细嗅一嗅,那沁人心脾的香,携带着湿润的气息,萦绕了整个的鼻腔。

每当我把大半天的收获展现给母亲时,母亲啊,她总会笑着接过我送过来的花,轻轻放在那已经变得金黄一片的竹篮里,然后牵起我的手一起向家走去。那时的她,年轻的脸上,洋溢着幸福的光,那含着露水的眸子,是那么的温柔,美丽,微风抚过,摇曳一树的花香,轻轻柔柔地氤氲了整个庭院。

到家后,母亲会先把我摘的花插在花瓶里,精心料理,那恬恬淡淡的幽香会萦绕两三个星期都不散。然后把那些采下来的四瓣小花浸在水里,来回在清水里漂几趟,洗净。泡个一个下午,等那些花儿都浮在水面上,像铺上一层碎金似的,然后再滤掉生水,加糖,加蜜,小火微煮,等到那白白的水润的花瓣,渐渐失了颜色,再将它实实地封进罐中,那些原本一篮的桂花,就成了一罐甜甜的桂花蜜。日后的每次食用,都仿佛又步入金秋时节,开了盖子,舀出一勺桂花汤,转身插入汤里菜里,那整盘的菜都会弥漫着桂花特有香甜。偶尔,趁母亲不注意,悄悄从罐中舀几勺放入口中,那甜甜蜜糖,便顺喉咙滑入腹中,凉丝丝的,久久回荡在味蕾间,整个人仿佛又置身于树下,轻风拂过,将一树的桂花吹落,为褐色的土地铺上了毛茸茸的毯子。

就连现在,家中的冰箱里放着两罐花蜜,每每品尝总会想起儿时与母亲一同摘桂花的模样,那些童年快乐的点点滴滴,伴随幽幽的花香,绘出一串串美妙的音符,奏起轻快旋律,萦绕在平常的日子里,香气袭人,花味让人为之动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