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味道缕缕温情
樱树抽芽
2021-04-23 02:26:58
高一
其他

雾霭掩住了苍穹,迷惘了视线,就在我看来这天地仿佛在无垠的穹顶之下,了无生声。世间静谧的出奇,仿佛霎时间芳华殆尽,只能聆听出冰雪消融的脉络,指尖轻点溶解。

我独步走在上学的途中,不敢呼吸任何一方土地,就在此时,我似乎被一种无言的甜蜜牵引,我循着那袅绕的香味前进,一步一步,一点一滴都深深地镌刻在我的骨髓之中,身旁顿时觉得被仙云繚绕,步子越发快了起来,香味越发浓郁了起来,我欣喜若狂,不一会儿,一个煎饼滩子映入眼帘。这神秘的气息也很快找到了出处。

雾气袅袅,喷香阵阵,好像把我带回了孩提时代的江南小镇,那里也有原汁原味的特色小吃,也有芬芳四溢的油条、豆浆,也有……可现在,现在只剩下满目琳琅、灯火阑珊罢了,想到此处,被眼睛里流出了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婆娑住了双眼,与这香气交错,编缀,共同连成了这华胥之境。

卖煎饼的老板娘看上去十分年轻,瀑布般的长发,美玉般的肌肤,以及眼中似有若无的阴翳,我快步上前:“拿一个煎饼。”她应允了一声,卷起袖管,将面粉掷在烧锅上,娴熟地摊了起来,动作十分连贯,在她做煎饼时,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她衣角、发间飘来的米香、油香,不同于胭脂俗粉香气的妖冶,更显得自然、亲切,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中,那般真切,如斯纯粹。

待到做完后,她又把一杯豆浆放入袋中,我问:“这是送的吗。”她嫣然一笑:“是啊。今天期末考试,祝你好运喔,煎饼光吃未免太干,和着豆浆风味更佳喔。”我怔了一下,微微颔首,仿佛很久都没有这般感受了,莫名的温暖驱散了身上的寒意,指尖还留着那摄入灵魂的味道,以及老板娘带给我的温暖似乎都在此刻消逝在历史的卷秩中,不复存在了,我怅然若失,心中似乎被什么掏空了一块,莫非这是迷迭香的味道,会将人的神智附着梦魇一并抽离,我不得而知。

天空风云变幻,此刻的乾坤如白天与黑夜的深吻,壮美地无法比拟,昨夜忽起的微风吹散了封存的记忆,似乎还有一些温存的味道,流入了心底,许久无法这样清楚地审视自己了,看这不远处的学校,我闻到了硝烟的味道,今天,我便要书写我的考卷,定不负那温馨的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