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在心底的痛
嫣梦雨烟
2021-07-27 09:09:46
高三
其他

话,可以藏在心底不说,痛也可以。

天还没亮,隔壁的王大爷疲倦地扛起了那冰冷冷的锄头下地去了。天空飘着小雪,时不时地有两滴雨水落在王大爷脸上,“这天气是越来越冷咯”抹去雨水继续干昨天残留下来的事。

王大爷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他们都成家了,有房有车,生活的很好,而王大爷却住着一栋年久的小瓦房,连个像样的三轮车都没有,这种生活在他眼里似乎已经习惯了。

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晚上,我偷偷地跑到王大爷家那低矮的窗户下,看见他在打电话,声音很小,隐隐约约能听到一些:“明天又不回来了啊!”“孙子为啥不能带回老家来呢?我已经多年没见他了,怪想他的”……后来他看到了我,急忙地挂了电话,显得很紧张。“进家来,站外面干嘛!进来暖暖。”我尴尬地走了进去。

即便是快过年了,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空寂,一张老旧的桌子,随时都要塌了一样,几个有新有旧的凳子,一张床和一些灶具,剩下的应该都是思念与担忧了吧!

“家里有点乱,随便坐坐吧!”

“嗯!谢谢大爷!对了,大爷,哥哥姐姐们啥时候能回来?都快一年没见他们了。”当我说完这句话时就后悔了。我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。练过书的我居然连这都不懂。

大爷似乎看出我的尴尬:“他们那,估计要到年后才能回来,应该是工作太忙抽不开身吧!”可事实真如大爷所说的那样吗?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好久。“饭好了,在这吃吧!今天烧了肉。”“不了,我刚刚在家吃过了,饱饱的,那我先回家了!”走的时候,我看到电饭煲的灯还是红的。

大年三十,家家张灯结彩,笑容满面,这个时间是人们一年以来最开心的时候,一起吃年夜饭,看跨年晚会、打麻将、放烟花……应有尽有,玩的很开心。

我疯了好久,累了,回家时,看到隔壁早已关掉了堂屋的灯,我疑惑地走过去,只见王大爷手端着一杯酒站在他死去的老伴照片前说着话,微弱的灯光下依然见到那满是皱纹的眼角有着反光。

微弱的灯光下,老人独自地饮酒消愁,陪伴他的只有那默不出声的黑白照片。

我很同情王大爷,在乡亲面前一直都是悠闲自得,开心无虑的样子。可谁又能懂那假象背后的深深的痛呢?他的儿女吗?

父母是用来孝顺的,别让他们因你而痛藏心底,做那不平凡的空巢老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