抬头看看会有别样的风景
文艺男人
2021-08-24 00:11:06
高二
其他

阳光,就这样肆意投放,照亮额前的碎发。闪着暖暖的光。

阳光微醺的午后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闷,压抑的气味,快要小测了,内心不由得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住,沉重得喘不过气,整天把自己埋在题海里,任春日午后燥人的气温裹挟着汗水滑过脸颊,浸湿衣襟,执拗地不愿放下手中的笔,仿佛内心有一种声音告诉我:没有选择,不能停歇,要不停的向前,向前,再向前,那样才会得到父母老师肯定的目光,然而,不知怎的,内心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忧伤。

终于,我决定放下笔,任最后一滴汗珠滚落到纸上,一圈圈晕染开来,抬起头,眼睛被刺眼的光线刺痛,天哪!午后的一方暖阳里一株蓬勃的水仙已然开放!小小的花朵似乎不受半点尘埃的浸染,宛若悄然飘落凡间的仙子,冰肌玉骨,凑了近些,随之而来的一阵清逸幽雅的香气缭缭萦绕,宛若打翻了的香料盒子,素素妆,淡淡笑。记忆中,这是父亲在搬进新居时特意为我买的,那个时候,正值严冬,小小的花苞还蜷缩在葱绿的叶茎里,一株株茎叶还没有现在这般苍翠、挺直。远些看,像母亲刚从市场上买回来的蒜苗,耷拉着脑袋,昏昏沉沉的,时间滴滴答答的飞走,如今却也这般旺盛,在这风和日暖的暮春灿然开放,兀自热闹,惊羡了我的眼。

在心里暗想,自己是否一直活在上紧发条的世界里,忽视了自身不断前进时的美丽,未能适时松一松弦,像这株水仙一样,厚积薄发,绽放无遗。

沉思间,厨房又传来一阵浓浓的香气,像是排骨炖冬笋。轻启房门,走进厨房,拨开浓郁的香味,望见母亲,一方碎花围裙,扎着一绺马尾,双手在锅碗瓢盆之间穿梭忙活,阳光透过缝隙投射进来,薄薄的,却带着股暖意,笼在母亲忙碌的背上,左手扶笋,右手执刀,麻利地切着冬笋,一片又一片,玉骨凝脂,恍然间这段浅浅的暖意让我忘却了烦恼,忘掉了压力,沉沉地醉在此情此景中。

水仙的美态,母亲的关爱让我忘却一切烦恼,只想享受现在,陡然,抬起头来,这派别样的风景,暖了心,绵了意,安意如曾言:“静待一树花开,盼你叶落归来”趁年华正茂,宽了心胸,厚积薄发,绽放异彩,春日也不那般烦躁难捱了。